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五毒秀才

五毒秀才

时间:2020-07-02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五毒俱全
  
  清朝中期,有个秀才名叫刘墨林。刘家本是富裕人家,到了他这一辈,人丁稀少,只有他一个男丁。他不到十三岁就中了秀才,被称为神童。没想到父母先后病逝,他少不经事,整日伤心欲绝。为了让他开心起来,管家刘福带着他四处游玩,很快,刘墨林吃喝嫖赌、斗鸡养狗,无所不通。当时大烟还不流行,人们把吃喝嫖赌玩列为五毒,刘墨林也因此得了个“五毒秀才”的名号。
  
  刘墨林仅用了两年就败光了家产,只剩下祖传的宅子没卖了。管家刘福看日子过不下去了,也就离开了。刘墨林守着空荡荡的几间房子,喘气的只剩他养的一只公鸡和一条黄狗,都是他过去斗鸡玩剩下的。他靠着写字卖画赚点钱糊口,本想当塾师教几个孩子,可哪有人敢把孩子交给他教呢?
  
  转眼三年过去了。这天,刘墨林正在院子里眯着眼晒太阳,忽然有人推门进来说:“少爷,一别三年,可还好?”
  
  刘墨林睁眼一看,笑了:“刘福啊,听说你去京城了,看你这一身光鲜,一定是混得不错啊,怎么有空来看我?”
  
  刘福叹息道:“当初怪我,看你心里悲痛,只想着让你散散心,想不到害你落到这般田地。这三年,我在京城官员家里当管家,心里却一直惦记着你啊。”
  
  刘墨林不以为意,伸个懒腰说:“不怨你,还是我这个鸡蛋有缝,才浸泡得五毒俱全。你给当官的当管家,肯定很忙,说吧,有啥事?”
  
  刘福笑着说:“我给少爷你找了个肥差!当初我说卖这房子,少爷不肯,想不到还留对了。要是没这房子,这事还成不了呢。”接着,他详详细细地说了起来。
  
  原来,刘福当年到京城后,进了张府当管家。张府老爷在朝中当官,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张树八岁,小儿子张林两岁。上个月,京城来了个算命先生,据说算得很准。因为张老爷奉命要出门办差半年,张府太太特意把算命的请去,给老爷算出门时辰和行程。本来一切正常,给老爷算完后,太太让算命的给大家也都算算。谁知算命的一看见张树,就大惊失色,说这孩子虽然有封侯拜相的命,可今年却有一场大灾难逃。
  
  张老爷本觉得是无稽之谈,但接下来几天,张树练习骑马时摔了下来,又在花园中被毒虫蜇了,张老爷就不那么淡定了。张老爷想起算命先生的话,让人找到他。算命先生说,凡是贵人之命,都被鬼神所忌,必有一劫。要想破解,需往西走百里之外,躲上半年方可。
  
  老爷出门在即,就命刘福来办这件事。刘福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了刘墨林。刘家宅子刚好在京城往西一百多里,虽不算豪宅广厦,也是青砖白瓦的好房子。更何况,刘墨林是个有学问的秀才,还可以给张树当老师,这半年也不耽误学习。刘福把这些条件跟老爷和太太一说,他们都很赞同。
  
  刘墨林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当老师倒是行,可他们就不怕我这个五毒秀才把孩子带坏了?”
  
  刘福摇摇头低声说:“少爷,你以后可千万别再说这话了。这事只有本地人知道,京城人哪里听说过?老爷和太太说了,租房子、教少爷,总共给五十两银子。吃喝的钱也都是府里出,你也跟着一块儿吃,多好的事啊!”
  
  刘墨林仰头想了想,觉得也不错,就答应了。第二天,刘福带了几个人来打扫房间,整理铺盖被褥。傍晚时分,一辆马车拉着张府的大少爷张树和一个贴身丫鬟来了。
  
  张树虽然年少,但彬彬有礼,一见面,先给刘墨林行了拜师礼。刘墨林连连摆手道:“我只是照顾你半年,谈不上正式的老师,不用行礼。”
  
  张树却认真地说:“一字之师也是老师,何况要教我半年?”他身后的丫鬟十六七岁,看着甚是伶俐,对刘墨林却不太友好,翻着白眼看他一眼,转身去给少爷铺被褥了。
  
  2。五毒之劫
  
  就这样,张树在刘宅住了下来,除了那个贴身丫鬟之外,还带来了一个男仆,负责外出采买菜蔬。张树自被毒虫蜇后,一直在服药,也由男仆按方抓药熬制。那丫鬟厨艺不错,张树也十分知礼,每次吃饭都请刘墨林坐上座。刘墨林也不客气,回回放开肚皮大吃,吃完还要打包带回屋里,喂自己的宝贝公鸡和黄狗。
  
  刘墨林的四书五经还是非常有水平的,教张树也自觉还算尽力,但不知为啥,那丫鬟就是看他不顺眼,从没好脸色给他。刘墨林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倒也不在意。
  
  这天,丫鬟出门转了一圈,回来拉着张树要走。那男仆自然不敢做主,说刘管家说了,半年后来接,有什么急事可以请当地驿站传信。张树也不明所以,丫鬟急了,指着刘墨林说:“我就知道他們没安好心!少爷,你知道这个人外号叫什么吗?当地人都叫他五毒秀才!跟着他,能学出什么好来!”
  
  张树毕竟是个孩子,顿时没了主意,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刘墨林哈哈大笑道:“没错,我是有这么个外号。不过五毒秀才也是秀才,我没带他吃喝嫖赌玩,只教他学问,有什么关系?”丫鬟不听他解释,逼着张树写了封信,表示老师不好,要回家,让男仆送去驿站。
  
  接下来的几天,张树跟刘墨林学习时总有些不好意思。刘墨林反过来劝张树:“估计你也待不了几天了,趁这几天多学点东西,也算没白行过拜师礼。”
  
  当天夜里,大伙儿都睡了,宅子里静悄悄的。丫鬟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见地上似乎有动静,她爬起来点灯一照,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只见地上有几十只黑乎乎的蜘蛛,个个有茶杯大小,正在向里屋爬,张树就睡在里屋呢。丫鬟一边叫张树别下地,一边拿起炕上的书往地上砸。那些蜘蛛不搭理她,一个劲地往里屋爬。张树被丫鬟的叫声惊醒了,不知所措地抱着被子缩在炕上,眼看几只爬得快的蜘蛛都快上炕了!
  
  这时,门外传来刘墨林的声音:“丫头,快开门!”丫鬟看着在地上转圈的蜘蛛,不敢下炕,哭着喊:“地上有蜘蛛!”刘墨林不出声了,掏出一把小刀,插进门缝里,不知怎的拧了几下,一扭就把门打开了,接着伴随着一阵劲风,他养的大公鸡直接扑腾进里屋。
  
  按说蜘蛛看见公鸡就该跑了,但这些蜘蛛却不肯退去,躲闪着公鸡还是往炕上爬,看样子就是认准了张树。那只公鸡有斗鸡的狠劲,也不叫,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啄。蜘蛛被啄急眼了,也张牙舞爪地往公鸡腿上咬。公鸡动作极快,用爪子踢开接着啄。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顿饭的工夫,到最后,只留下满地的死蜘蛛。
  
  丫鬟这才下了地,两腿发软地扫着死蜘蛛,张树看着吓得哭起来:“我在家时就被毒虫咬伤过。怎么躲出来一百多里,还有这样的事?”此时男仆也聽到动静,从门房跑过来,焦急地说:“少爷,那算命的说你出来是躲灾,不会是一想要回家,灾就跟着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