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落跑新娘

落跑新娘

时间:2018-08-0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一、棒打鸳鸯飞天涯
  
  “七夕星星亮,天堂扮喜堂。
  
  银河架鹊桥,织女会牛郎。”
  
  美丽姑娘从小爱唱这首山歌,因为七夕是她的生辰。
  
  又是一年一度乞巧时,村子里小姐妹结伴上门,向美丽姑娘祝贺十八岁生日,与她一起结彩缕穿七孔针,一边戏笑她:“妹子是天上织女星下凡,今年青春十八,该去找你的牛郎哥哥啦!”
  
  说美丽姑娘是织女下凡,还真有几分相像。你看她,一双巧手,春风飞燕,但凡女红手工,哪样都是艺压群芳。长得又是丽质天然,人如其名。村子里的年轻后生个个爱慕她,又不敢轻薄她。年长的婆姨们人人疼爱她,又担心她红颜薄命。
  
  美丽姑娘自幼父母双亡,是哥哥嫂嫂一手将她抚养长大。平日里,姑娘只知埋头针线,帮人佣工赚钱。百事不管不问,一切全听哥嫂调排。
  
  三月春风花缤纷,桃红李白柳青青。美丽姑娘应邀去往离家三十里开外的一座古镇,到一家大户人家绣嫁妆。半路遇春雨,避雨进凉亭,巧与同在凉亭避雨的一位英俊书生陌路相逢。书生见她红颜如花,姑娘见他风流倜傥,两人暗生爱慕。分手时,两人都有些难舍难分了。
  
  这位英俊书生姓孟名云天,是古镇一位老财主的独苗。孟云天生性孤傲,偏又志大才疏,三次赶考,三回落第,从此终日郁郁寡欢,只借写字饮酒解闷。老财主料定他前程无望,再加家道中落,钱财无多,整天为儿子日后的生计犯愁。
  
  自从遇见了美丽姑娘,孟云天犹如荒漠遇清泉,暗夜见霓虹,精神一振,酒也不喝了,人也勤快了,每天早早地便往那家大户人家跑,看姑娘刺绣,陪姑娘说话,还给姑娘送扇子,扇面上题着他亲笔撰写的诗文……
  
  如此一来二往,两人心中便悄悄地播下了爱情的种子。到美丽姑娘满工回乡的日子,爱情的种子已经发芽开花。那一天,两人学着戏台上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里相送到当初避雨的凉亭,临别互许终身,相约佳期。
  
  美丽姑娘回到了家,想对嫂子说悄悄话,告诉她自己有了心上人……可是没等她开口,嫂子先说话了:“妹子,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不在家,你哥哥已经为你订下一门亲事。妹夫是个商人,在城里开店铺。虽说年纪大了些,但人很实在,又能赚钱。你嫁过去,吃穿不愁。我们做兄嫂的,也算有个交代了。”
  
  美丽听罢,心中叫苦不迭。
  
  正巧这时,孟老财主家也跑进一位城里来的媒人,说:“钱塘城里有位年轻貌美的富孀,家财万贯。她相中了你家公子,非他不嫁,命我前来送礼做媒,要招孟公子入赘为夫。”老财主正为儿子、的前程犯愁呢,听了媒人的话,便满口应下这门婚事。
  
  这位看中孟云天的年轻富孀姓冷名艳,继承了娘家夫家两家的巨额遗产,富可敌国。但她虽然身享富贵,却总是心感孤寂。
  
  忽有一日,在由冷艳出钱作东的一个聚会上,有位朋友拉来孟云天赴会,一个劲地鼓动他登台献艺表演书法技艺。孟云天来了兴致,英姿勃发,笔走龙蛇,引来阵阵喝彩声。那冷艳目睹孟公子风采,脸红心跳,魂不守舍,心中暗暗发狠道:“就是他!这辈子,我要他要定了。”
  
  孟老财主逼儿子去钱塘城招亲,孟云天坚决不从,与父亲大吵大闹,连夜离家出走。
  
  这天半夜,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在当初孟云天和美丽姑娘一起避过雨、定过婚的那座凉亭内,天空一道闪电,照亮了两个人影,正是孟云天和美丽姑娘不约而同来到了老地方。两人激动地上前,热烈拥抱起来。
  
  一番哭诉后,美丽姑娘道:“如此说来,你我今夜是双双逃婚,都是无家可归了?”孟云天道:“对,双双逃婚,凉亭相遇,这是天赐良缘,是你的哥哥和我的父亲逼着我们提早成亲,成就好事的。来,我们就在凉亭中交拜天地!”说着,便拉了美丽姑娘一同跪拜行礼。
  
  礼毕,美丽姑娘忧愁道:“如今你我无家可归,今后又到哪里去安家度日呢?”孟云天宽慰她说:“这又有什么可愁的?世界大得很,哪方水土不养人?我们去找当年陶渊明先生住过的世外桃源,男耕女织,恩恩爱爱。”姑娘问:“这世外桃源离此有多远?一路上我们要吃要用,我身无分文,你带钱了吗?”
  
  一听到这个“钱”字,孟云天生气了:“你怎么也开口就提钱?我早已过厌了有钱人的生活。钱是什么?钱是粪土,钱是陷阱,钱是毒药,钱是魔鬼!只要你我两情相悦,没有钱怕什么?我们有人生最宝贵的爱情财富,我们是贫穷的富翁,走!”
  
  美丽姑娘听了他一番慷慨激昂的话,似懂非懂,只好跟着他糊里糊涂向前走去……
  
  一对鸳鸯双双逃婚,闹得四户人家鸡犬不宁。美丽的哥哥发誓要将妹妹追回来,打断她的双腿,宁愿养她一辈子。那位名叫钱友良的新郎倌,得知新娘落跑,赶上门来讨还彩礼,美丽的哥哥哪里肯还?两人吵了一场,不欢而散。
  
  另一边,孟云天的父亲厚着脸皮,到钱塘城向冷艳小姐赔罪退婚,冷艳气宽量大,不怒不恼说:“老人家不必心焦,这门婚事我不退,欲得之物我必得!我不信这世界上还有用金钱买不到的东西。我等着,你也等着,总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的。”
  
  二、人生无钱百事哀
  
  孟云天领着美丽姑娘跋山涉水,一路前行,走啊走啊,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却总也找不到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世外桃源。
  
  人在异乡,举目无亲,身无分文,到处遭人白眼。幸亏美丽姑娘逢人便笑脸相迎,脚勤手巧,一路帮人浆浆洗洗,缝缝补补,好心人家便留宿留饭,这才使两人免受饥寒之苦。
  
  一日,两人来到钱塘城外一家小客栈门前。孟云天哪里吃得起苦?一路折腾,早已累得走不动了,美丽扶他进店,向店主人报上假名假姓,编造说:“我俩是新婚夫妻,只因家乡遭灾,远方投亲未遇,流落异乡,求店主暂留一宿。”
  
  店主钱姐徐娘半老,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爽快人,听了姑娘一番诉说,大方地说:“近来小店生意不好,反正铺房空着也是空着,你们住下吧,不收钱。”
  
  自此,孟云天终日紧闭房门,独坐愁城,要不就是写些愤世嫉俗的诗句,排解烦恼,要不就索性蒙头大睡,白日做梦。
  
  但美丽却是个闲不住的人,她整天抢着帮店主大姐干活,忙前忙后,什么都做,店主钱姐一高兴,就认下美丽做干妹子。小夫妻一日三餐,全由小店免费供应。
  
  孟云天本是财主家的公子哥儿,从小吃好的穿好的。自从逃婚离家,一路上吃苦受累,眼下虽然暂住小店,有口饭吃,但吃的是粗粮土菜红辣椒,几天下来,便吃得他翻肠倒胃,口吐酸水。美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忽一日,店里来了一位客人,钱姐一看,呀!原来是弟弟来了。巧不巧,钱姐的弟弟就是美丽那未曾谋过面的“未婚夫”钱友良。钱友良在城里开店忙生意,姐弟俩平日难得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