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心愿

心愿

时间:2017-03-1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一、承包荒山
  
  正月初六上午,王宝明来到村民小组长李洪生家,笑着对他说:“洪生叔,过年后我不准备出去打工了,想承包队里的那座荒山。”
  
  李洪生听后,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那座荒山别说是承包了,就是白送给人,谁也不会肯接受的。原来那座荒山根本就不能长庄稼,现在王宝明要承包,这不是大脑进水吗?李洪生看了他一眼,有些不相信地问:“宝明,你是说要承包那座荒山?”
  
  王宝明笑了一下后,镇静地说:“是的。”
  
  李洪生又朝他打量了一番,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十分干脆地说:“算了,这荒山就无偿给你了。”
  
  “这可不行。我还是想跟队里签个合同,每年该交多少费用按合同来。”王宝明十分认真地说着。
  
  原来这座荒山解放前是一个大地主家的茶场,就在快要解放的那年冬天,一天上午刮起了七八级大风,想不到就在中午,一场大火突然从天而降,很快就将整个茶场烧了个精光,这座山也就成了荒山。对于这场大火有很多传说,有人说大地主坏事做多了,老天爷在惩罚他;也有人说,大地主杀害了4名共产党,是共产党派人来放的火。现在王宝明突然要来承包,李洪生想做个顺水人情,无偿地让他种植。想不到他根本就不领情,李洪生感到奇怪,于是诧异地问:“宝明,我想问一下,你要这荒山干什么?”
  
  王宝明搔了一下头皮,故意卖关子说:“洪生叔,你就不要管我干什么了,反正我不会占山为寇做土匪,也不可能炸山卖石料赚钱。”
  
  李洪生见他不肯说,也就没有再刨根究底,只是笑着说:“如你想要承包的话,还得开队委会研究。另外这荒山虽属我们队,但还要向村里请示。这样吧,我3天内给你答复。”
  
  “好,我等你的消息。”王宝明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条玉溪香烟和一瓶洋河大曲酒,笑着说:“洪生叔,我先声明,这烟和酒跟承包荒山没任何关系,是我出去打工5年带给你的礼物。”
  
  李洪生虽是芝麻绿豆官,但为人清正廉洁,从不肯收别人的东西。他见王宝明这么说,才收了下来。
  
  中饭后,王宝明要承包荒山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全村,如果换上别人承包,大家也不感到奇怪,可王宝明是什么人?过去好吃懒做,靠偷鸡摸狗过日子,又怎么会有出息呢?如果他不是烈士的后代,恐怕早就被抓去劳改了。
  
  3天后的下午,李洪生来到王宝明家,笑着对他说:“宝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队委会讨论和向村里请示,决定将荒山承包给你。不过,每年要缴8000块钱的承包费。”
  
  王宝明不禁一怔。荒山面积虽大,可过去一直无人问津,现在自己主动站出来承包,想不到队里竟狮子大张口。他沉思片刻后,开玩笑地说:“洪生叔,你们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啊?”
  
  李洪生尴尬地笑了一下,说:“这样吧,看在你是烈士后代的份上,我做主,每年至少4000块。再少,我就不好向大家交代了。”
  
  “行,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要承包50年。”王宝明点点头。
  
  李洪生不禁一愣。一般情况承包都是30年,想不到他要50年,时间似乎太长了。不过,只要他不干什么违法的事,管他多少年呢!
  
  合同签好后,王宝明长吁了口气。
  
  二、村民闹事
  
  然而,王宝明还是高兴得太早了。就在他签好承包荒山合同的当天晌午,村民几乎闹翻了天。原来大家听说荒山承包给王宝明,每年只给4000块钱的费用,觉得太少了。
  
  队里的李家福领着几个人来到李洪生家,十分气愤地责问他:“洪生叔,这么大一片荒山,你怎么只让王宝明每年缴4000块钱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李洪生除了是村民小组长,还是李家福的堂叔。他见李家福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不禁恼怒起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骂着:“王八蛋!你在跟谁说话呀?你说4000块钱太少,我3000块钱承包给你,你要吗?”
  
  “这、这……”李家福见李洪生生气了,心里顿时发起虚来。
  
  跟李家福一起来的张安民连忙说:“我们虽没本事承包荒山,但这荒山也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村里人每年的柴火都是从山上拣来的,如果荒山承包给了王宝明,我们今后拿什么烧饭呢?”
  
  李洪生听后不禁一怔。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别看这荒山荒着,可队里人的大部分柴火都是靠山上的枯树枝来维持啊!不过,合同已签好,想要推翻也不可能。只是他真不知道王宝明承包这座荒山到底要干什么,如果他不把山上的树木砍光,大家的柴火还是有保障的。但要是他真的要把树砍光,也只得用他上缴的4000块来贴补大家买柴火的费用了。想到这里,他扫视了大家一眼说:“你们尽管放心,反正不会让大家吃生的,有这4000块钱,就能解决大家柴火的问题。”大家听李洪生这么说,也就不好再闹了。
  
  送走了这帮人,想不到叔叔李林祥又领着一帮人来了。李洪生见他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知道来者不善,连忙笑脸相迎:“叔,什么事惊动你的大驾啊?你捎个信,让侄儿到你家不就得了嘛!”
  
  “不敢当。”李林祥不请自坐,冷笑着说,“你真是一手遮天啊!居然把队委会定下来的8000块钱砍了一半,你是不是得了宝明什么好处了?”
  
  “嘿嘿!”李洪生连忙赔笑说,“叔,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荒山荒了这么多年没人敢承包,现在宝明要承包了,如果费用太高,他又怎么能接受呢?其实要8000块钱也只是个最高价,队委会最后讨论的结果也就4000块左右,这事队委们都知道,你可以问他们。再说,我的为人,你也是清楚的。”
  
  李林祥听他这么说,态度这才有所缓和。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地说:“宝明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他真能承包这荒山吗?”
  
  李洪生笑着说:“叔,宝明的过去,村里人都清楚。不过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总不能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啊!再说,他是烈士的后代,我们更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啊!”
  
  李林祥听后,没好气地说:“你就这么相信他?如果搞砸了呢?”
  
  “如果真的搞砸了,倒霉的也只有我一个人啊!”这时王宝明走了进来,笑着对大家说:“请大家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其他话我也不多说,到时大家一定会看到我究竟是什么人。”
  
  李林祥和大家见王宝明这么说,觉得再说什么也没意思了,于是悻悻地离去了。
  
  三、神秘老板
  
  这场村民闹事总算平息了下去,王宝明长吁口气后,便连忙给自己在浙江打工的林老板打电话,告诉他合同已经签好了,请他尽快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