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为了儿子的嘱托

为了儿子的嘱托

时间:2017-01-0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刀捅儿子
  
  张远仁是台湾远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已经81岁高龄了。这天,他把儿子张立军和外孙女张苗叫到跟前,说他决定把公司整体搬迁到大陆,还要任命张苗为公司董事长。
  
  张远仁的决定让张立军和张苗都大吃一惊。因为近10年来张远仁虽然是公司董事长,可因为年事已高,实际上是担任总经理的张立军在全权负责。现在让张苗当董事长,不是相当于解除了张立军的职务吗?张立军和张苗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其实,让孙女担任董事长,用通俗的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不是好事吗?可事情并不这么简单。原来张远仁是1948年被国民党抓壮丁充军到台湾的,当时他和妻子郑令姑结婚才半年。到台湾后,张远仁一直盼望早日回大陆,可10多年过去仍然遥遥无期。1965年,他才在军中好朋友的介绍下娶了个台湾妻子,第二年生下了张立军。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两岸关系有所松动,张远仁到大陆寻亲,虽然妻子郑令姑已不在人世,但他找到了儿子张思南。这太让他喜出望外了,因为他当初充军时妻子刚好怀孕,想不到如今儿子已经这么大了,而且张思南还有个养女张苗,两人生活在一起。亲人相聚好不惬意,张远仁当即决定留在大陆安度晚年。可是谁料到不到半年,患风湿病的张思南就离开了人世。为了避免睹物思人,张远仁只好带着孙女张苗回到台湾,培养她读书上大学。5年前,张远仁让金融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张苗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协助叔叔张立军工作。在叔侄俩的共同努力下,公司这几年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可为什么现在要搬迁到大陆、还要重新安排人事呢?
  
  半晌,无法接受这个安排的张立军当着张苗的面问爸爸:“我是你亲儿子,张青是你亲孙子,可张苗不过是大哥的养女啊!你这样,让我和张青怎么想?”
  
  张远仁平静地说:“我身体越来越差了,中国人讲究叶落归根,我要回大陆,可你们能够跟我回去吗?”
  
  “爸,这不是理由!现在好多台湾人在大陆创业,如果你真的要回去,我和张青可以跟着你!”张立军据理力争。
  
  “可是,小苗她一个女孩子,又是没爹没妈的一个人,我怕我一旦有什么不测,没有人照顾她。不管怎么说张青还有你的照顾,所以我把公司交给她!”张远仁语气坚定地说。
  
  张苗虽然满心疑惑,可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这下眼看爷爷和叔叔争吵起来,就劝说:“爷爷,我年纪还轻,恐怕不能胜任董事长职务,我看这个事情还是慎重考虑,从长计议吧!”
  
  张立军认为张苗在演戏,愤怒地拂袖而去。张苗安慰了爷爷几句,也走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张青来到张远仁的房间,开门见山地问爷爷:“我是你的亲孙子,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为什么要把公司给那个外人?”
  
  “你年纪太轻,很多事你不懂,大人间的事你少掺乎!”张远仁尽量语气平和地说。
  
  “我不小了,今年24岁了!我看张苗就不是什么好鸟,一定是大伯的情人!”张青脱口而出。
  
  “你……你胡说八道!”张远仁不由的血往上涌,随手拿起放在桌子的茶杯砸过去。张青没料到爷爷会这么做,想避开却偏偏挨了个正着,头被砸破了。他惨叫一声,一边紧紧捂住伤口,一边飞也似的跑了。
  
  张远仁懒得理会这对父子,呆呆地坐在客厅里。不了张立军却又闯了进来,愤愤地说道:“我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你为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捡来的野孩子,竟然用茶杯砸你的亲孙子,我都为你感到丢人!以前听人说大哥生前与养女一起生活,我也不理解!没想到你这么偏向她,难道她真是大哥的小情人?”
  
  刚刚孙子就是这句话让张远仁动怒,没想到刚刚平息下来,儿子又用这样的话来伤人,张远仁心头顿生满腔怒火,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向张立军捅去。张立军慌忙用手去挡,水果刀刺伤了他的肚子,顿时鲜血直流。他赶紧拿条毛巾堵住伤口,奔到楼下打出租车去医院。
  
  直到这时,张远仁才明白自己酿下了大祸。他强迫自己安静下来,拿起电话报警。警察很快到了,他对警察说:“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向我孙女张苗说,你们让她来见我吧,然后我跟你们走!”
  
  2、不是养女
  
  张苗闻讯很快赶了过来,见到张苗,张远仁颤抖着声音说:“苗苗,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其实你不是你爸爸的养女,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张远仁声音哽咽地说:“你爸爸去世前,反复叮嘱我一定不能告诉你这段身世,可今天我不得不说了,你爸爸憋了10多年,我也憋了10多年……”
  
  1970年6月,张思南作为知识青年下乡到300公里外的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他住在村民幸正华家里,幸正华有个女儿叫幸玉英,对高中毕业的张思南很钦慕,幸玉英的淳朴善良也深深打动了张思南的心,一来二去,两个人相爱了。
  
  1973年8月,张思南被招工回城,这对如胶似漆的恋人才非常现实地考虑他们的未来。幸玉英有些酸酸地说:“你可不能学陈世美,到城里再找另外的姑娘,我挺说城里的姑娘漂亮得很哩!”“哪能呢?”张思南拍拍胸脯说,“等我回去后安定下来,就来接你!”淳朴的幸玉英默默地点头,满脸是泪地扑进张思南的怀里。张思南紧紧地搂住她,两人终于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张思南回城后,每星期都给幸玉英写信,可一次也没有收到回信。他不相信幸玉英会变心,就耐着性子等,可一晃过去大半年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1975年6月,张思南请假回到幸玉英的家乡,想见见幸玉英,可她父亲幸正华不让他进门,愤怒地说:“滚开!玉英已经结婚了,她说再也不要见到你!”张思南在门前站了一天,还是没有见到幸玉英,这时他相信幸玉英也许真的结婚了,只好回去,回到单位,他好长时间都不能从失去幸玉英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后来,经同事介绍,他和当地医院的护士郑中凤结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