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藏金洞(3)

藏金洞(3)

时间:2015-10-18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五、父子相认
  
  黄胜下午开车和媳妇、儿子一起回到了夹皮沟村。黄胜的父亲黄得贵已经七十多岁了,但腰板挺直,目光有神。黄得贵老伴在黄胜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是他靠挖参采药一手把黄胜拉扯大,并供他上了警官学校。儿子是黄得贵老汉的骄傲,见儿子一家回来,自然是满心欢喜。黄胜两口子下厨,张罗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一家人高兴地吃喝起来。饭桌上黄得贵忽然问儿子:“市电视台说有个台湾商人到这里投资做买卖,这事可当真?”黄胜说:“那还有假,听说这个台湾人的外公解放前曾当过驻黑山的城防司令,至少也得是个少将!”黄得贵的手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他咳嗽了几声说:“电视上看他好像叫李什么?”黄胜说:“叫李小华。爸,你关心这些干什么,他和咱家又没亲戚。来,喝酒。”黄得贵听了变得更加沉默。吃完饭已近黄昏,柜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是副队长孙坚,说有重要情况。黄胜放下电话说:“爸,队里有事,我得马上回去。”黄得贵说:“走吧,路上小心。”黄胜和妻子、儿子一起上车,向城里疾驶而去。
  
  屋里只剩下黄得贵一人,他从柜子底下找出了一张照片,端详了好一会后揣进怀里,锁上门,来到村东头开出租三轮车的柱子家。一会儿黄得贵和柱子上了三轮车,向城里方向驶去。
  
  晚上,三轮车开到了黑山宾馆。黄得贵下车后来到宾馆大堂服务台,登记了一间房间住了进去。
  
  夜深人静,302房间的李小华正在想着黄金的事,忽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他打开房门,看见门外站着的黄得贵。
  
  李小华诧异地问:“先生,你有事吗?”
  
  黄得贵看着李小华说:“你是台湾来的李小华?我认识你外公李家宝,能不能让我进屋说?”
  
  李小华很吃惊,连忙把黄得贵让进屋,李小华问:“你和我外公是什么关系?”
  
  黄得贵进屋后,用急切而又慈祥的目光仔细端详李小华好一阵,才声音颤抖地说:“你的妈妈是不是叫李淑云?”
  
  李小华大为吃惊:“对,你怎么知道家母的名字?你是什么人?”
  
  黄得贵嘴唇哆嗦着说:“我……我是你的父亲龙少华!孩子,你应该姓龙,叫龙小华。”说着从怀里掏出那张照片递给满脸惊诧的李小华。
  
  李小华疑惑地接过照片,照片上是一名年轻军官和一位姑娘的合影。李小华家中也有这样一张照片,他曾无数次地端详过,那是父亲龙少华和母亲李淑云年轻时的合影。眼前的黄得贵虽然满头白发,但脸庞和眼神清晰地显露出当年龙少华的影子。李小华望着眼前这似曾相识的面孔,半梦半醒地说:“您真是我的父亲龙少华?您真的没有死?”
  
  黄得贵老泪纵横,百感交集,哽咽地说:“我没有死,孩子——”
  
  李小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脱口喊道:“爸爸,我可找到您了……”说着,“扑通”一声跪倒在黄得贵面前,龙少华紧紧搂住李小华,父子相拥,悲喜交加,泣不成声。
  
  黄得贵就是龙少华。当年的黄金局局长龙少华读的是矿业学院,曾立志实业救国,后加入了国民党军队。抗战胜利,国民党进驻东北,龙少华在接收日本关东军矿业株式会社的秘密档案中,发现了一个代号为1号洞金矿资料。他曾陪岳父李家宝到过这个日本人未开采过的1号洞,想尽快实施挖掘。但不久内战再起,国民党只知搜刮民间黄金,围攻消灭共军,龙少华非常苦闷,黑山市地下党就在这时策反了龙少华。后来战局吃紧,东北战区司令长官部密令将黄金局所贮一吨黄金秘密转移沈阳。龙少华找到岳父家宝,力劝城防司令将黄金交给共产党,也好为自己留条后路。但李家宝态度暧昧,其实李家宝在政界混了这么多年,他已经看透了时局,管他什么共产党国民党,只有黄金是实实在在的。他早就在打这批黄金的主意,他深知龙少华不会同意自己的做法,并认为龙少华这样的危险分子会给自己及女儿带来灾难。想了很长时间,他终于另谋他计。
  
  再说龙少华离开城防司令部,立刻与地下党取得了联系,双方商定了夺取黄金的办法和地点。但当押运黄金的卡车驶到离城外五十多里的断魂桥时,突然遭到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袭击,龙少华受伤跌入桥下深潭才得以活命。他爬上岸边,心想运送黄金的事只有地下党和李家宝知道……他不敢再想下去,他隐约感到这是岳父李家宝的阴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城里他是回不去了,共产党方面他也去不了,他无法向地下党联络员说明这一切。他沿着荒僻小道走了大半夜,走到了大山深处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夹皮沟村,昏倒在一户人家的院门前,被这家一对黄姓老夫妻救活。龙少华对他们谎称自己是山东逃荒过来的,遇到土匪抢劫,好心的老夫妻收留并认他做了干儿子。龙少华就这样隐姓埋名潜伏下来,后来娶了一位山东逃荒来的女人做妻子,生下黄胜。解放后,龙少华一直没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怕儿子黄胜受到牵连。好在夹皮沟村地处高岭山脉深处,以前连公路都不通,政治运动很少波及到这里,龙少华侥幸得以藏身至今。这几年大陆实行改革开放,龙少华无时无刻不牵挂着自己在台湾的结发妻子和妻子肚里未曾谋面的孩子,万没想到儿子李小华现在真的回来了。
  
  “你外公、母亲在台湾都好吗?”龙少华问。“外公两年前去世了,母亲在我7岁时就故去了。”龙少华听后心如刀绞,沉默了好一阵又问:“你这次是回来投资的?”“不,我是受外公嘱托,回来寻找一批黄金的。”龙少华不禁一愣:“是一吨黄金吗?”“是,爸爸,您怎么知道?”“这么说黄金真的在你外公手里?”“对,外公嘱我把黄金交给政府,还说这是为了完成您的心愿,到底是怎么回事?”龙少华此时已完全明白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小华,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外公说得对,这批黄金应该找出来,交给政府!”李小华点点头:“爸爸,我听您的。”龙少华问:“你外公说那批黄金现在在哪里?”李小华说:“在高岭山脉老虎谷1号洞的地方。”龙少华自言自语道:“老虎谷1号洞?”李小华说:“外公曾给我留了一张藏金图,我把它放在皮箱里,可昨天我的皮箱被人盗走了。”龙少华听后拧紧眉头:“这么说有人知道了这个秘密?”李小华说:“今天我去过老虎谷,找到了藏金洞的大致方位,好在没有人动过那个地方。”龙少华说:“我知道,那里是日本人留下的一个金矿探矿洞。现在一切都明白了,明天我们就去那里,如果那批黄金还在,我们就向政府报告。”李小华点了点头。这一夜父子俩谈了很久,天快亮时龙少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六、重要案情
  
  黄胜傍晚从夹皮沟村回到队里,副队长孙坚报告说,下午在黑山宾馆巡查的刑警发现老歪手下的人频繁地进出宾馆,情况异常。黄胜边听边想,看来老歪已经对台湾商人李小华有所企图。孙坚接着说:“还有一个情况,今天下午治安大队接了一件案子,有个人把妻子打成重伤,已构成伤害罪,审讯时嫌疑人的供述牵涉到惯偷张军和老歪的人,便把案子报到我这里,我看有必要审一下这个人。”黄胜听说案子牵涉到老歪,果断地说:“好,马上把人带过来。”
  
  很快,那个叫崔伟的人被带进审讯室。崔伟就是李雪梅的丈夫,半年前被聘为某公司总经理私人保镖。这几天公司老总出国,给崔伟放了假,他便抽空回来看老婆。中午下了火车进了家门后,李雪梅已经上班去了,崔伟发现床头烟灰缸里的烟头和喝剩下的酒,又在穿衣柜里发现了几套男人的衣裤,他心里明白了。盛怒之下,他立即打电话叫回了李雪梅,她知道已经无法隐瞒。哭哭啼啼说出了她和张军的事。崔伟怒问张军现在在哪里?李雪梅只好说张军昨天晚上被胡强带走了,他们向张军要一只皮箱……崔伟越听越气,最后拿起一只酒瓶把李雪梅砸倒在地,他们邻居拨打110报警,将涉嫌伤害的崔伟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