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爸爸,你去哪儿了

爸爸,你去哪儿了

时间:2015-04-15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父亲节的祭奠
  
  周小伟在峨山镇小学读六年级,他性格有些内向,目前和妈妈白萍相依为命。他的爸爸叫周长山,一年前死于一次矿难事故,确切地说,是“消失”在一次事故中,因为至今,爸爸的遗体还没有找到。
  
  父亲节这天下午,小伟想祭奠爸爸,向老师请了半天假,用零花钱买了一束鲜花和一包烟,瞒着妈妈,悄悄来到了自家村外的矿山。
  
  峨山镇山多矿石多,大大小小的开采厂遍布全镇。眼前这座挂着“运河矿业”招牌的矿厂,就是爸爸生前工作的地方。山脚下有个大矿洞,十几米开外,架着几台机器。出事后,矿厂已被勒令停业,只有一个老头在那值班。
  
  小伟站在远处看了会儿,转身去了后山,找了块空地跪下,把花瓣揪得粉碎,撒在山中。接着,他点着所有的烟,一字码在石头上。
  
  他试着拿起一根烟,学着爸爸生前的样子抽了一口,“咳咳咳!”烟雾呛得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他痛苦地向着大山喊了声:“爸爸,你去哪儿了?”然而,回答他的只有阵阵的风声和惊起的鸟鸣。
  
  爸爸生前是个爆破手,据爸爸同事金大原说,那天在井下作业,一个炮哑了,爸爸上前检查,结果炮却爆了……事后,救援人员在一堆砂石下找了好几天,爸爸却凭空消失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场只找到了他的一双鞋子。
  
  矿洞里面救援困难,工人们没挖多久,就发现有透水的可能,也不敢再挖下去了。
  
  这样拖了七八天,谣言也在附近散开来,说矿山闹鬼,吓得工人都不敢进矿洞。很快,矿上老板沉不住气了,他和小伟妈妈协商,就按殉职处理,至于尸体,由老板出面想办法。妈妈明白,透水危险对于一个矿洞来说意味着什么,便没再坚持。矿上先付了一笔可观的抚恤金,然后老板命人悄悄买回一些猪肉,把它们伪装成被炸毁的人体碎块,对外谎称找到了爸爸的尸体,还出资修了一个漂亮的坟墓。可小伟知道,那里面埋的是猪肉,他鄙视大人们的这些“阴谋”。
  
  爸爸的离去给小伟和妈妈留下了无边的痛苦。幸好,爸爸生前的同事金大原对他们很照顾,不但在生活上关心他们,还常陪小伟聊天。
  
  “爸爸,你知道吗?妈妈打算和金叔叔结婚了。我不想那么自私,妈妈还年轻,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爸爸,如果你泉下有知,就和我一起祝福他们吧!”
  
  小伟用他变声期独特的嗓音,深情款款地和“爸爸”交流着,仿佛爸爸就在对面听着一样。
  
  2。什么是真相
  
  忽然,有说话声传进了小伟的耳朵:“你听错了吧?这荒山野岭哪有人?”另一个声音表示纳闷:“不会啊,我明明听到有人在说话,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小伟知道自己刚才的喊声惊动了矿厂工人,他忙踩灭香烟,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高一矮两个工人打扮的男人找了过来。其中高个子看到地上的香烟,连呼浪费,捡起两根较长的烟捋了捋,揣进了口袋。
  
  另一个矮的看到,质问道:“你知道这是谁留下的吗,就捡?万一有毒怎么办?”高个子四下看了看,笑道:“我知道是谁留下的,看样子金大原来了。”矮个子茫然:“金大原?他来后山干什么?”
  
  高个子警惕地四下看了看,小伟缩了缩身子,确定没让他发现。高个子确认四周没人,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从口袋掏出那两根半截烟,点着了,一人一支,边吸边高深莫测地问:“你想想,周长山死了,最得利的人是谁?”矮子想了想:“你是说金大原?”
  
  高个子点点头,小声说道:“听说他马上就要和白萍结婚了,这样一来,周长山的老婆、娃、家产,九十万抚恤金,都要归他了。我要是周长山,我死都不瞑目,想一想,苦了半辈子,到头来,让别人住他的房子,睡他的老婆,打他的孩子,花他用命换来的钱,能甘心吗?”
  
  矮子懂了:“他觉得愧对周长山,所以来祭奠他?”高个子赞成:“借此堵堵死鬼的嘴,免得天天做噩梦!说不定他早就和白萍勾搭上了,要不怎么快四十岁了,还不找老婆?怕就等着这一天呢!”
  
  矮子听了顿时张大了嘴巴:“对呀!周长山遇难时正和他一组,周长山失踪,他却没事,难道……”
  
  “嘘!小声点!”高个子再次四下看了看,“周长山出事后一个礼拜,有人想趁夜去偷矿石,哪知刚进去就碰到他的鬼魂,当场吓昏!他不是死不瞑目是什么?”
  
  烟抽完了,高个子把烟头扔到地上,踩了一脚,他看矮子还在震惊,叮嘱道:“别跟外人说,既然人也找不到,我们还是回去吧?”
  
  小伟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呆住了:爸爸的死跟金叔叔有关?
  
  回去的路上,他心里乱极了,想想也是,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金大原极有可能为了妈妈,谋害了爸爸……
  
  回到家,妈妈正和金叔叔包饺子,妈妈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早已不再是爸爸刚去世时难过、憔悴的样子了。金大原看到他回来,亲热地招呼道:“小伟,去洗手,一会儿有饺子吃了!”小伟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转身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