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晦气鬼”阿达奇遇记

“晦气鬼”阿达奇遇记

时间:2018-06-1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坐牢、赔钱、挨打,这一连串的倒霉事,谁能相信,仅仅因为蹭吃了一顿城里的喜酒?!
  
  蹭吃还有大礼包
  
  阿达有个绰号,叫“晦气鬼”,他干什么事都不顺,处处遇绊子。
  
  这不,阿达到城里打工,在建筑商刘成手下干了近一年,一分钱都没拿到手。
  
  眼看到年边上了,身无分文的阿达,连回家的路费都筹不到。这天,他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逛着,无意中来到一家大酒店门口。
  
  这家大酒店的大堂内,正在举办一场热闹非凡的婚宴。一阵阵东坡肘子的香味顺风飘来,让饥肠辘辘的阿达有些魂不守舍。阿达摸了摸瘪瘪的口袋,又摸了摸跟口袋一样瘪的肚子,咽了口唾沫,掉头想走。
  
  酒店门口立着新郎新娘的婚纱照,艳光照人、笑容可掬,阿达叹了口气,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比他幸福。连新郎的名字都那么喜庆,叫刘福喜。忽然,他对自己说,嗨,人家名字叫得好,不如去沾一下这个刘福喜的喜气吧。
  
  想到这里,阿达像做贼似的朝四周看了看,壮了壮胆,迈腿进了酒店。里面摆了二三十桌,气氛极其热烈,阿达便悄悄地在角落的一桌酒席落了座。看样子这桌人互相并不熟悉,互相很少说话。有人朝阿达点了点头,阿达红着脸笑了笑,接着就埋头大吃,真是好不痛快!
  
  阿达大快朵颐之后,这才发现新郎新娘要过来敬酒了。自己再不跑路要露馅了,便忙不迭地抽身站了起来,离开了酒席。刚拐出大厅,忽然有人叫住了他,阿达慌了神,只见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朝他走过来,口中说道:“这位先生,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
  
  阿达尴尬地笑着:“家里有点急事,对不起。”
  
  “那好吧,”“大背头”将手中的一个黑包递给了阿达,“回礼的东西要拿上的。”
  
  阿达接过黑包,有些诧异地问道:“这一大包都是我的?”
  
  “大背头”点点头就转身走了。阿达便拎着沉甸甸的黑包拔腿跑出了酒店的正门,一边跑还一边想:这有钱人的婚礼还真奇怪,搞这么大一袋回礼的东西,还用个黑包装着。
  
  等到了家,阿达迫不及待地打开这个黑包,立刻傻眼了。里面根本不是什么喜糖香烟之类的回礼,而是一个个写着人名的厚实红包。阿达打开了其中一两个红包,马上就不敢看了,随便拆开一个红包,里面的钱比阿达三个月的工资还多!这一大堆红包该有多少钱?阿达不敢算,他也算不出来。
  
  天呀,难道我这个晦气鬼真是时来运转了?
  
  摆不掉的晦气
  
  可“晦气鬼”阿达哪里能想到,人家已经拿他当小偷了。
  
  就在当天晚上的电视节目上,阿达看到了有关刘福喜婚宴礼金失窃的新闻;更可怕的是,酒店门口的监控设备清晰地拍下了阿达抱着一个黑包仓皇逃走的景象。
  
  阿达这下慌了,万一被抓起来怎么办啊?阿达想到了那个“大背头”,只有他能够还自己一个清白。
  
  第二天,阿达正想办法要去找那个“大背头”,他却主动找上门了。阿达不知道“大背头”是如何知道自己的住址的,但他顾不上这么多了,拉着“大背头”要去公安局说明情况。
  
  “大背头”不慌不忙地说:“昨天是我搞错了,现在我带你去警察局,把事情经过说明白。”
  
  阿达赶紧跟着“大背头”去了警察局,到了地方,“大背头”对他交代了几句:“你先去里面把事情说清楚,我上个厕所就来。”阿达无奈之下,先走了进去,找到一个大盖帽,把婚宴上的事情说了个大概,又将黑包交了上去。
  
  警察听了阿达的陈述,又查看了黑包里的东西,满脸狐疑,阿达一心等着那个“大背头”来给他作证,可是等了好久,“大背头”都没有踪影。
  
  警察询问了他一番后,阿达才知道,这地方并不是警察局,而是检察院。而那个大背头却始终没有出现。最终,阿达被认定为盗窃,鉴于有自首行为,认罪态度较好,只判了半年。
  
  阿达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只是去混了一顿喜宴,就被关了半年之久。他记得老家办喜事,即使是讨饭的过来,主人家也要满面笑容地给人弄个座的。
  
  好在半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阿达被放了出来。阿达出来后,觉得有两件事马上要去办:第一件就是去找建筑商刘成要工钱,第二件就是去找那个“大背头”,质问他为什么不去帮他作证,导致他平白无故地坐了半年牢。
  
  阿达顺利地找到了刘成,但阿达没有任何刘成欠他钱的证据,所以刘成根本不用躲着阿达,就是强硬地不给钱。
  
  当时,刘成正在办公室里欣赏一条鱼。阿达不认识那是什么鱼,但鱼很漂亮,一尺多长,长着一对触须,遍体披着闪亮的金红色。
  
  阿达来了,刘成却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神情专注地盯着鱼缸。阿达扯开嗓门喊开了:“刘老板,你欠我的一万四千块钱工钱该给我了吧?”
  
  刘成瞟了阿达一眼,伸出食指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又指了指鱼缸里的鱼,轻声说:“别吵着它!它多漂亮啊,你知道它值多少钱吗?”
  
  阿达当然不知道这条鱼值多少钱,但他明白,就是那个闪耀着彩灯的鱼缸的价值,也比他的工资高。阿达忍耐着降低了声音,讨好地对刘成说:“刘老板,你看,你欠我的工钱,都这么长时间了。”
  
  “哦,”刘成挠挠头,面有难色地说,“我欠你的钱,我怎么不记得了?”
  
  阿达的怒火忽地蹿了上来,他冲上去,一把从鱼缸里抓出那条红色的大鱼,紧紧掐在手中,咬牙切齿地说:“姓刘的,如果你今天不把工钱给我,我就把这条鱼摔死。”
  
  “别……别……”刘成一下子慌了,他冲着阿达又是抱拳又是作揖,“快放下,快放下,这条鱼你可赔不起,二十多万呢!”
  
  见阿达仍然不撒手,刘成急了:“好了好了,我给你钱还不行吗?”
  
  阿达这才把鱼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鱼缸,突然,刘成一把抓住阿达的手,像是被人捏住嗓子一样尖叫一声,苦着脸说:“糟了,糟了!”
  
  阿达低头一看,他的手指上多了一片鱼鳞,红色的鱼鳞,有着金属的光泽。
  
  “不就是少一片鱼鳞嘛!又死不了的。”阿达有些担心刘成会耍赖。
  
  “什么,不就是少一片鱼鳞?你知道吗?这就破坏了红龙的品相,至少要损失两万块!”刘成揪住阿达的领口恶狠狠地说。听他这么一说,阿达顿时慌了手脚:“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刘成跳着脚吼道,“你给我赔!”
  
  奇遇背后的陷阱
  
  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会被噎死。阿达像一只蔫茄子一样,缓缓地走出了刘成的办公室。阿达很奇怪,自己明明来要钱的,结果却变成欠钱的。
  
  那条鱼,阿达彻底认识了,叫红龙鱼,象征着吉祥富贵,养着它可以使人发达兴旺,只有有钱人才养得起,很贵很贵,一片鳞片就值两万块。阿达无奈之下,又给刘成打了个六千块钱的欠条,把那一万四千块的工钱也搭进去了。还好,刘老板说这六千块不着急,阿达再给他做几个月抵债就行了。
  
  阿达垂头丧气地在街上乱逛,走着走着,忽然碰到了一个人,这人阿达认识,他叫刘福喜,他记得很清楚,因为自己就是去他的婚宴浑水摸鱼,才被关进去的。比起婚礼那天的刘福喜,今天的刘福喜可逊色多了,一脸的憔悴。
  
  阿达觉得有必要跟刘福喜解释一下,毕竟吃了人家一顿,还给人家带来了麻烦,最重要的是他阿达不是个小偷,他要跟人家说清楚,还自己一个清白。
  
  阿达叫住了刘福喜,刘福喜已经不认识他了。阿达说:“你不记得啦?你结婚时收的礼金不见了,就是我拿走的,哦,不是,其实不是我拿走的……”
  
  阿达还没说完,刘福喜突然狠狠一拳砸在了阿达的脸上,阿达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刘福喜并没有罢手,继续一拳接着一拳擂在阿达身上,阿达喊都喊不出来了,只朦朦胧胧听见刘福喜一边打,一边叫:“就是你这个小子偷我的礼金,还送到检察院去,才害得我爸国土局的局长做不成了!你这个混蛋,我非得打死你不可。”
  
  平白无故地挨了一顿打,阿达觉得很冤枉。他气愤地想,如果那个大背头替他作证,他也不至于吃半年牢饭,他决定去找那个“大背头”算账。
  
  阿达并不知道“大背头”叫什么名字,他在街上转悠了好些天,竟然意外地碰到了“大背头”。“大背头”坐在一辆汽车里,踌躇满志的样子。阿达就跟着汽车拼命地追,他一定要和“大背头”理论一下。阿达跑啊跑,累得七窍生烟,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可还是眼看着跟丢了。
  
  阿达停下了脚步,大口地喘着气,这时候,他看见大背头的车子拐进了一个小区。
  
  阿达走进小区,很容易就找到了“大背头”的家。他家很热闹,门口围着一堆人,阿达听到人们的议论,说是双喜临门,一是“大背头”升官了,当上了什么管土地的局长,他本来是副局长,正局长因为儿子结婚收受大额礼金被双规了,他这个副局长也就众望所归地扶正了!二是“大背头”乔迁了新居,阿达找到的这套房子是“大背头”新买的。很多人都上门来庆贺,鞭炮声一直响个不停。
  
  阿达在楼道门口的人丛中找到了“大背头“,“大背头”一脸疑惑地看着阿达,好像不认识他了。在嘈杂的鞭炮声中,阿达大声说:“明明是你把黑包给我的,后来为什么不帮我作证了?”
  
  “大背头”恼怒地说:“你这个疯子,在乱说什么啊?还不快滚!”旁边有人附和道:“快滚,否则打断你的腿!”
  
  阿达还想争辩,可瞅了瞅身边那些一脸凶相的人,又不敢了。心想,要不算了,牢都坐了,找他又有什么用?
  
  阿达转身离去的时候,一辆车开到了跟前,下来几个人,小心翼翼地抬着一个鱼缸,一个人还喊着:“马局长,恭喜升迁、乔迁大喜,给您送来一条龙鱼,恭祝您兴旺发达!”
  
  那条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的龙鱼阿达认识,他不久前花了两万块钱买了它一片鳞片。而喊话的人阿达也认识,他叫刘成,阿达不久前给他打了六千块钱的欠条。
  
  阳光很温暖,阿达却像一条脱水的鱼一样,呼吸有些困难,他觉得难受极了。一瞬间,阿达突然明白了前因后果:从事情的开头,别人就挖好了一口陷阱等他去跳了——在他蹭饭时,“大背头”早就在暗中瞄准自己这个“猎物”了,他为了夺得正局长这个位置,故意将前局长收贿的大礼包交给自己,然后跟踪自己,摸清了自己的住处,又借他的手将钱交到了检察院……
  
  “你们这些混蛋!”“晦气鬼”阿达热血上涌,大声叫喊着,猛地冲向了鱼缸,一把从鱼缸里抓出了那条红龙鱼,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又在鱼身上狠狠跺了两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