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挡不住的爱情

挡不住的爱情

时间:2013-10-15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老栓的老婆去世好几年了,他苦熬着把女儿小月拉扯大,现在眼看小月越来越大了,老栓便寻思着该给自己找个合适的人儿,等将来小月出嫁了,不至于冷冷清清一个人过日子。有了这份心思,他渐渐和村里的余寡妇对上了眼。可是好事多磨,白天老栓要下地干活,只有晚上得空,偏偏余寡妇还有个老公公,老栓又不敢硬往上凑。因此,两人好了有些日子了,却连说个热乎话的机会也没捞到,这让老栓非常郁闷。
  
  机会终于来了,余寡妇公公的闺女家盖新房,老头子去帮忙,要住几天才回来。
  
  这天,天刚擦黑,老栓就坐不住了,出门直奔余寡妇家而去。见他来了,余寡妇喜滋滋地炒了两盘小菜,端上桌来,含情脉脉又不好意思地说:“知道你好喝两口,我刚才去小卖店想买瓶酒,没想到刚巧卖完了!”
  
  这么好的菜,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晚上,没酒怎么行?老栓一拍腿:“我家里有,我这就去拿一瓶来。”说着就起身出了门。
  
  老栓大步流星回到家里,一把推开门,只见女儿小月慌里慌张站了起来,红着脸说:“爹,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老栓一楞,这才发现房里多了个小伙子。老栓认得,这小伙子是邻村的,家境一般,相貌也一般,可老栓一心指望小月将来能嫁个好人家,所以平时对小月管教很严,禁止她随便跟男青年来往。现在天都黑了,把个男的招在家里,老栓顿时黑了脸。小伙子一看不妙,赶紧走人。
  
  老栓气呼呼地在家坐守了一会儿,这才拿了酒出来,到了余寡妇家。可没喝上三口,他心里又不踏实了:刚才那小伙子会不会杀个回马枪呢?这事可马虎不得!老栓越想心里越毛,不行,我得回去看看!他便找了个借口,溜回家里,蹑手蹑脚地摸进院子,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屋里静悄悄的,看来小伙子已被自己吓退,小月也已老老实实睡下了。老栓这才放下心来:总算可以踏踏实实地去和余寡妇美美地喝上一顿小酒了。
  
  谁知刚走出院子,一个人慌里慌张走来,和老栓撞了个满怀,老栓瞪眼一看,竟然是女儿小月,这下气坏了,跳脚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三更半夜的你瞎跑什么?”小月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出去透透气……”
  
  “进屋去,再乱跑小心老子敲断你的腿!”老栓凶巴巴地骂道。这下,他再也不敢马虎大意了:如果他前脚走,两个小年轻后脚做出点什么事儿来,可怎么办?看来,一定得把女儿看紧了。这么一想,老栓啥心情都没了,匆忙赶到余寡妇家,撒谎说家里突然有点事,今天这酒是喝不成了,改日吧!
  
  唉!煎熬了这么久,总算得了个空子,却让女儿生生给搅和了。老栓垂头丧气地摇着脑袋,一只脚刚跨出余寡妇家的院门槛,不想却绊上了什么东西,害他差点摔倒,老栓恼火地骂了一句,踢了踢地上的东西,觉着有点异样,拿出打火机一照,原来是只大刺猬,他盯着刺猬看了会儿,突然“嘿嘿”乐了,他快速脱下外衣,小心翼翼地将刺猬抱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老栓的房间里就传出了一阵阵“咳咳咳”的咳嗽声。小月隔着门让爹买点药吃吃,老栓抢白了一句:“你让我省点心,比什么都强!”一句话呛得小月立马哑了声,再也不敢言语了。
  
  到了晚上,老栓对小月说,自己累了,想早点睡,让小月也早点休息。他话虽这么说,待小月进了房,却偷偷溜出去和余寡妇约会去了。不知为什么,他这次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家里有啥事了;更奇怪的是,一到余寡妇家,他的咳嗽病也不治而愈了。
  
  这样相安无事的晚上,一连过了好几天。这天,老栓又来和余寡妇约会,情到深处,余寡妇情不自禁地靠在了老栓怀里,老栓一颗半嫩不老的心激动得“扑通扑通”直跳。就在这时,窗外突然响起“咳咳咳”一阵老头的咳嗽声,老栓吓得一个激灵跳起来:“不好,你公公回来了!这可咋办?”余寡妇也是慌得手足无措,有心让老栓躲起来,可屋子里除了一席炕,就是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两口柜里还装满了粮食,她真恨不得扒条地缝让老栓钻进去。两人狼狈不堪,抖个不停,只能眼巴巴等着余寡妇的公公撞进来揍人。可两人一等再等,外面却没有动静了,余寡妇的公公也没有冲进来。
  
  老栓咽了口唾沫,壮起胆子,把门拉开一条缝,往外瞅了一眼,只见院子里空荡荡的,哪有老头子的身影,他让余寡妇拿了个手电筒,两人来到院子里,四处找了一圈,又悄悄地摸到余寡妇公公房间的窗前,没听到任何声音,大着胆子用手电照了照,屋里空荡荡的,显然没有回来。这可真奇了怪了!就在两人莫名其妙刚要推门进去的工夫,咳嗽声又响了起来,这回老栓听清楚了,声音是从窗户根下发出的。他过去用手电筒一照,真是让老栓哭笑不得。窗户下倒扣着一个竹筐,筐上趴着的正是老栓捉回家的那只大刺猬,脚上还戴着老栓给拴的半截麻绳,此时它的脖子正一颤一颤发出“咳咳咳”的声音呢!
  
  余寡妇舒了口气,直抚胸口:“原来是它,吓死我了!”
  
  “怎么?你认识这刺猬?”
  
  “嗨!前几天我在柴垛子里抓着了两只刺猬,像是一对儿,我把它们扣在竹筐里,后来一只不见了,我以为跑掉了,没想到它还挺痴情,又跑回来找自己的伴儿了!”说着,余寡妇掀开了竹筐,里面果真还有一只刺猬。不过,她还是有些纳闷:“奇怪!这刺猬怎么会像老头一样咳嗽呢?”
  
  老栓挠了挠头,说:“我给它喂了盐巴!”原来刺猬吃了盐巴,就会发出像老头咳嗽一样的声音。他原想把刺猬拴在家里,用这个声音震慑女儿,让她不敢轻举妄动,没想到却把自己和余寡妇吓得够呛。余寡妇知道是老栓使的坏,数落了他一番,然后两人一道将那对刺猬放生了。
  
  从此以后,老栓再也不干涉女儿谈朋友了,因为那对有灵性的刺猬启发了他,他终于明白:爱情来了,挡是挡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