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风雨情人壁

风雨情人壁

时间:2016-02-15 作者:未详 点击:次

  赵大山这几年做钢材生意发了财,兜里的钱包鼓了,见的人多了,交往的层次不同了,慢慢地就对老婆陈丽看不顺眼了,回到家常常横挑鼻子竖挑眼地发无名火,还找了个叫小玉的情人。
  
  这天,邻市的一处风景点来了两个像粘糖一样分分秒秒粘在一起的男女,正是赵大山和小玉。两人一边欣赏满眼的美景,一边说着情话,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处叫“情人壁”的地方,小玉拍着手喊了起来:“大山,咱们留个言吧!”
  
  原来这情人壁是一块天然生成的长方形石壁,长约35米,高约3米,表面平整,洁白如玉,游人只要付给风景区管理处一些钱就可以在上面留言。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无非是“某某到此一游”之类,更多的是“海枯石烂、此情不变”之类的情人留言。
  
  女人总是喜爱风花雪月的浪漫玩意,赵大山听了说:“好啊,我也有这个想法。”当下付了钱,领了一支黑色的记号笔。这种笔写下的字附着力十分强,不容易褪色,这也正符合情人们祝愿爱情天长地久的心愿。
  
  赵大山仔细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处可写下一行字的空白处,一笔一画地写下“相爱到永远”5个大字,然后在下面郑重签了名。小玉也喜滋滋地签了,签完后两人激动地抱在一起。
  
  赵大山突然叫了一声,小玉吓了一跳,仰脸看赵大山,只见他正直勾勾地凝望着情人壁。小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刚才他俩留言签名的正上方有一行字,字迹有点模糊,像是有些年头了,但还看得出写的是“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再看签名,是两个名字:刘春明、韩霞。
  
  小玉拉拉赵大山说:“你惊讶什么啊?这两个人你认识?”
  
  赵大山两眼放光,说:“你连刘春明都不知道?他就是咱市最大的房地产商啊!对,就是他,他的老婆就叫韩霞!”
  
  小玉不解地问:“可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赵大山放声大笑,说:“怎么没有关系,太有关系了!”原来,这段时间钢材生意不好做,赵大山一直想巴结上刘春明这个大老板。要知道刘春明可是本地钢材需求量最大的客户啊!只要他肯从手指缝里漏一点点生意给他赵大山做,那可就发大财了。现在不是正好找到巴结刘春明的突破口了吗?
  
  小玉听后还是不明白,说:“就凭这几个字?”
  
  赵大山胸有成竹地说:“对!刘春明和他老婆结婚好多年了,感情还一直很好。我敢说当初他们到这儿旅游时留下的字连他们自己说不定都忘了,现在我把这行字用照相机拍下来带给他们看,一定会勾起他们美好的回忆。还有,我这就出钱让这儿的管理人员把这几个字保护起来,不让其他人在这儿乱涂乱写,回去后把这情况告诉刘春明,他一定会感谢我。这样双管齐下,他肯定会拿一点生意让我做的,哈哈哈……”
  
  小玉听了一把搂住赵大山,无限崇拜地说:“大山,你真是聪明!”
  
  赵大山说干就干,先拍下那行字,然后找到风景区的工作人员,说了自己要保护那行字的想法。工作人员听了刚要拒绝,可嘴巴张了张又把话咽了回去。赵大山手上那叠厚厚的钞票太诱人了。
  
  照片冲洗出来了,效果好极了。赵大山立即拿了照片兴冲冲地来到刘春明家。
  
  刘春明当然不认识赵大山这个小老板,听了赵大山的自我介绍后以为是上门求生意的,一脸的不耐烦。当他听说是送旧物时,略感诧异地让赵大山进了宫殿似的房子。一进屋赵大山就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他看到刘春明妻子韩霞也在家,可看上去脸阴沉沉的,眼圈还红着,好像刚哭过。这是怎么了?
  
  赵大山也不多想,小心翼翼地递上照片,一言不发,他知道此刻无声胜有声。果然,接过照片只瞧了一眼,刘春明和韩霞就不约而同地发出低低的“啊”声,显然他们惊讶极了,然后是长长的沉默。赵大山偷眼看去,只见刘春明眼神恍惚,不用说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而韩霞的眼睛再次红了,不住地拿纸巾擦眼窝。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赵大山心里一阵高兴,可脸上仍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
  
  好半天刘春明才反应过来,这回声音听上去客气多了:“赵老板,你这是从情人壁上拍下来的吧?唉,一晃十年过去了,想不到这字还在……赵老板,太感谢你了,如果我能帮上你什么忙,请你一定开口!”
  
  赵大山等的就是这句话,嘴上却说:“那怎么行?我只是和……妻子故地重游时无意中发现了您和您夫人的留言,说实话当时心里很是感动,所以就拍了下来,并付了一点钱让风景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永久性保护起来。刘老板,我只是个做钢材生意的小伙计,我能求您什么事呢?”赵大山在“做钢材生意”这五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他知道刘春明一定会听得懂的。
  
  刘春明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就说:“这样吧,我手上正有几处工地在建房子,我让经办人员到你那儿买一部分钢材得了。”
  
  赵大山心花怒放,他的目的达到了!
  
  当天刘春明夫妻俩送他出门时,赵大山发现两人的手拉在了一块,心里直笑:干吗呢?怎么像热恋中的男女一样粘乎?在外人面前也不嫌肉麻?这时,刘春明像是无意中问了一句:“赵老板,刚才你是说跟你夫人到情人壁旅游时发现我和我妻子留的字?不是和情人去旅游的吧?哈哈,开个玩笑。”
  
  赵大山吓了一跳,心想他问这个干什么?他立即信誓旦旦地说:“当然是和妻子一起去的,就我这副模样,谁愿意做我的情人啊?”
  
  赵大山腾云驾雾似的回到家,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不料一进家门妻子陈丽就兜头泼了他一盆冷水:“赵大山,咱们离了吧!”
  
  赵大山还没从发财的狂喜里回过味来,说:“什么啊?好好的离什么离啊?”
  
  陈丽冷冷地望了他一眼,说:“你还装?你说,小玉是谁?”
  
  这句话让赵大山醒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急忙又说:“没有那回事,你别听别人瞎说……”
  
  陈丽打断他的话,说:“你不要再撒谎了,朋友刚刚给我打过电话,说她看见你和一个女的旅游去了,还听到你亲昵地喊她‘小玉’。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找了个情人。你放心,我决不粘住你,我不要钱不要房子,只要一个要求。”
  
  赵大山点了一支烟,狠狠地抽了几大口,心里乱成一团麻。说真的,要说青春亮丽的小玉显然胜出陈丽一筹,可要说离婚还真没想过,毕竟结婚也有十几年了,感情还是有的。可现在看陈丽这架势不离还不行了,想到这里一狠心掐了烟头,咬咬牙说:“好吧,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什么要求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答应你!”
  
  陈丽一字一顿地说:“陪我到情人壁去一趟。”
  
  赵大山诧异地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陈丽会提出这样一个奇怪的要求……
  
  在情人壁前,陈丽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然后将神思恍惚的赵大山喊过来说:“赵大山,你写的字你还认得吗?”
  
  赵大山心里一惊,自己和小玉写的字被她发现了?一看,不是那个留言,扑入眼帘的是这样一行字:“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噢,是刘春明夫妻俩写的!不对不对,下面的签名不是他们,而是另外两个名字:赵大山、陈丽。
  
  我和陈丽也在这儿写过字?赵大山的脑子“嗡”的一响,就像遭了雷击一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想起来了,这是自己和陈丽初恋时到这儿游玩时留下的。那时他在工地打工,口袋里总是余不下几个钱,可就是这样陈丽还痴痴地爱着他,说他聪明、人好,总有一天会翻身的……那时的陈丽可比现在的小玉漂亮多了,何止漂亮,她家里人都不同意她嫁给他,可她不顾一切地与家人闹翻了……还有,自己创业之初白手起家,陈丽风里雨里地跟着他吃了多少苦?她何曾抱怨过一声……赵大山抱着头慢慢地蹲了下来,心里百般滋味交织在一起。
  
  陈丽强忍着心中的感慨开了腔:“赵大山,这是你写的字,现在我只要你把这几个字擦掉,擦不掉就给铲掉,行不行?”陈丽说到这里,失声痛哭。
  
  赵大山“霍”地站了起来,满面是泪神情悲楚。只见他从管理人员那儿拿来一样东西,不是铲子,而是一支记号笔!他的手剧烈地抖动着,他顾不上平抑自己的情绪,就伏在那儿一笔一画地描起来。一会儿“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几个本已模糊的字被描得异常醒目。
  
  赵大山一口气描完,掉过脸抓住陈丽的手说:“陈丽,你能给我个机会吗?我要从头再来,从此不负这壁上的承诺……”
  
  陈丽望着他,眼前的赵大山目光坚定,透着真诚,时光仿佛倒流到了多年前的初恋时分……
  
  雨过天晴,两人正百感交集地依偎着,赵大山的手机忽然响了,一接听却是刘春明的。刘春明在电话里客气地问:“赵老板,我还是想问你一句,你看到我和我妻子的留言时真的是和你妻子在一起吗?对不起,本来我不应该打听你的隐私,可我实在想问问。”
  
  赵大山望了怀里的陈丽一眼,满面羞愧但又分外坚定地说:“对不起,刘老板,上次我骗了你,实际上我是和……另外一个女子旅游时看到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就在此时此刻,我正和我妻子站在情人壁前,我在请求她的原谅。刘老板,现在我不敢请求你给我生意做了,因为我不配!”
  
  谁知刘春明听了他的话却哈哈大笑起来:“赵老板,你们也在情人壁前?请掉过脸,看看我在哪?”
  
  赵大山和陈丽惊讶地掉过脸,发现长长的情人壁那头站着两个人,两个依偎在一起的人,正是刘春明和他妻子韩霞!他们也来了!
  
  赵大山牵着陈丽的手走过去,刘春明两口子看在眼里,会意地相视一笑。当赵大山和陈丽走近时,发现昔日刘春明两口子留下的字同样也给描得非常清晰,情意饱满,字字千钧。再看下面,自己和小玉的留言和签名被记号笔涂得黑乎乎的,这是刘春明干的吗?
  
  刘春明朝他挤挤眼,说:“赵大山,不瞒你说,当你送那张照片给我时我也正和韩霞闹别扭,不,应该说是正在生病哩,就是男人一旦有钱通常都会生的那种病。照片使我想起了当初创业时的艰辛,更唤醒了我几乎忘却的往日情怀。人哪,有时想想真是糊涂。我现在才真正明白,唯有同风雨共患难的人,才是最珍爱的人!赵大山,你这个和我一样浪子回头的朋友我交定了,你愿意不?”
  
  两个男人的手意味深长地握在一起,两个女人也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他们身后的情人壁在阳光的照耀下更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