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帮美女验房

帮美女验房

时间:2015-10-12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阿海17岁进城打工,到今年29岁了,十几年来干的一直都是建筑、装修的活儿,砌起的楼一栋比一栋高,装修的房一套比一套漂亮,可是十个工程里有三个拿不到工钱,所以经常口袋空空。这不,刚装修好一栋楼,房主说已经跟装修老板结了账,可老板却跑了,阿海一分工钱也没拿到,现在身无分文了。此时,阿海正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走,希望能碰上个老乡或者熟人什么的,借点钱解决肚子的危机。走着走着,阿海发现了两个贼,一个贼掩护,一个贼拿着刀片,试图去割一位长发飘飘的时尚女郎背在身上的坤包。阿海曾经被贼偷过,对窃贼恨之入骨,真想冲上去给他们两拳。可此时自己饿得两眼发花,硬拼哪行啊?阿海急中生智,上前拉住女孩,笑道:“嗨!阿琴,这么多年不见了,近来怎样啊?”
  
  半路杀出了女郎的“熟人”来,两小偷缩回了手,灰溜溜地走了。女郎看了看被割破几厘米的坤包,又看了看阿海,忽然笑道:“哇!你不就是那个爱唱歌的民工大哥吗?谢谢你,太谢谢了!”
  
  这美女认识我?阿海吃了一惊,仔细一看也笑了。原来几天前装修那栋楼的时候,阿海一边干活一边大声唱歌,阿海唱歌虽然像鬼哭狼嚎,但他天生爱唱,结果引来了隔壁一位抗议的美女。那美女就是面前的“阿琴”。
  
  阿海问她叫什么名字,女郎笑道:“你别问了,就叫我阿琴得了!”接着她说看出阿海肯定饿了,然后把阿海往旁边大排档里拉,点菜上饭。阿海此时饥肠辘辘,也就不客气,狼吞虎咽。不一会吃饱了,抹抹嘴笑道:“谢谢你阿琴!我得走了,要不被你男朋友看见了,我可没嘴解释!”
  
  “别!别走!”女郎赶紧把他拉住,说,“我请你吃这餐饭,一是谢谢你刚才帮了我,二是还要你帮个忙!”女郎拿出500块钱给阿海,说这是感谢费,然后又说:“你去帮我看个房,我再给你1000块,怎么样?”
  
  500再加1000,就是1500块,这能解决多少问题啊!阿海一听高兴极了,也不推辞,接过500块钱,答应不迭:“行行行!如果你有空,现在马上去,怎么样?”
  
  阿琴一听很高兴,带着阿海钻进出租车。不一会来到一个新开发的小区,她指着一栋漂亮的楼房说:“这二楼就是我买的房子,咱们上去看看!”
  
  阿海这才知道,原来阿琴是一家IT公司的高级白领,刚买了新阳光房地产公司开发的翡翠园小区的一套精装房子,过几天就得把几十万元的房款交给房地产公司了。可她对房子的质量一点把握都没有,想找个人看看,又不知道找谁好,刚好碰上了阿海,知道他以前干过装修,就想让他去看看。可要看房子的质量,得在施工的时候看水泥沙石的比例,看钢筋的质量,以及是否按照图纸规定放足量的钢筋,等等。现在已经装修好了,没法看主体质量的问题了,这房子还怎么看?阿海原来也想忽悠一下小姐,随便说说混个钱就行,但他就是挪不开步,站着看了一会,老老实实把有关主体质量的知识说了,然后说道:“我还以为你让我来看施工现场呢!阿琴,老实说你这房子没法看了,要看,只能看点装修上的问题,只是皮毛!”
  
  阿琴一听,既佩服阿海懂得多,又蔫了不少。想了想,说看皮毛就看皮毛,人家买把青菜都讲价,何况这是几十万元的房子,装修上花的钱也是一大笔呢!说着拿出房子的合同给阿海,要他照着合同看,看哪些地方有毛病,做好记录,以便交房款的时候跟老板讲价。
  
  阿琴说着又打了个电话,把开发商老伍请来了,对老伍说她请了个验房师傅来验房,请老伍一起当场验房。
  
  老伍把阿海上下打量了几遍。撇撇嘴说:“你说的验房师就是他?好吧!咱们这就验去,我倒要看看我这样的房子他能验出什么毛病来!”
  
  阿海看老伍的神态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看不起我,靠!我今天就露一手给你看看。三人来到楼上,阿海在客厅的瓷砖上走了几步,心中有数了,对老伍说:“你看准了,我先看看瓷砖的质量!”说着把袖子一挽,裤脚一卷,摩拳擦掌好一阵,然后把右脚高高抬起,拉长声音大叫:“嗨——”
  
  老伍一看慌了神,说:“干吗干吗?有你这样验瓷砖的吗?”阿海这才收住了脚,笑说:“开个玩笑!其实就算跺下去了,我又怎么能验出瓷砖的质量?但是,我以人格担保,我根本不用什么工具,我就知道这厅里的瓷砖哪块是空鼓的!”
  
  老伍又撇撇嘴,说我等着看呢。阿海也不说话,走正步似的在瓷砖上走了几个来回。忽然在一块瓷砖上停住了,斩钉截铁地对老伍说:“这块绝对是空鼓的,不信你撬起来看!”
  
  老伍一听倒抽一口冷气。验瓷砖是否空鼓,一般用小锤子敲打瓷砖表面,或者用小钢球从瓷砖上滚过,听瓷砖的响声来判断,这家伙用脚也能感觉得出来?
  
  这套房可是样板房,弄好了对别的购房者肯定有吸引力,弄砸了对整个小区的销售都会造成巨大的不良后果!难道凭这个民工模样的家伙一句话,就毁了声誉不成?不,决不能输给他!老伍上前用手在那块瓷砖上敲了敲,又在别的瓷砖上敲了敲,觉得声音差不多,就说:“好!我马上叫人撬起来,要不是空鼓的话你马上滚出去。别当什么验房师丢人现眼!”老伍说完马上用手机叫来两个装修工人,把那块瓷砖撬起来。
  
  根据平时的经验,瓷砖下的小空鼓得用锤子敲打才能验出来,但严重的空鼓用脚后跟走过时,凭轻微的震感就能感觉出来了。这种感觉就跟在头发丝上雕刻一样,只能凭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所以当老伍真的叫人来撬瓷砖时,阿海额头上滴出汗来了,心里一个劲地后悔,万一下面不是空鼓这麻烦就大了!没承想当瓷砖撬开后,老伍傻眼了:瓷砖的一个角与沙浆之间的空隙足足有一厘米厚!
  
  老伍傻了一阵,终于恢复了神态,打着哈哈笑道:“佩服!佩服!我今天算是碰上高手了!你说说,这房子还有什么问题?”
  
  阿海此时浑身经验和感觉都被激发出来了,一看墙壁,白亮亮的墙面上有一路若隐若现的涂料,显然这是新抹上去的,阿海又指着那路新涂料对老伍说:“这墙壁原先是有裂缝的!新抹上的涂料亮度跟原先抹的看起来差不多,但这只能骗得了没搞过装修的,骗不了我!”老伍又打着哈哈说:“嗯,不错!还有呢?”
  
  阿海这下得意极了,继续在房里这看看那看看,不断指出装修上各种各样的缺点。比如某某地方墙皮里有空气,不出几个月墙皮就会鼓胀外凸,然后脱落;卫生间的斜度不够,水可能会倒流进卧室;卧室门装得不够垂直,潮湿的季节可能因为门框发涨而导致关不了门,等等。他说得兴高采烈,而老伍依旧笑容满面的,连声叫佩服。这么着看了几个房间,正要看卧室里的木地板时,老伍忽然想起什么事说声对不起,他还有件急事要办,得马上走,验房的事只好明天再继续了。老伍说完也不容阿琴分说,出了房就走。阿琴没办法,只好给阿海留了手机号,叫他明天再来。
  
  阿海出了小区,没走多远,老伍开着轿车追上来了,笑容满面地把阿海拉上了车。来到饭店包厢,他先说了一大通做老板的难处,以及不管做什么事都不可能十全十美之类的话,然后说明天有许多顾客来看阿琴的那套房。说着掏出2000块钱,“啪”地放在阿海的面前,说:“你只要不说房子的坏话,这2000块就是你的!怎么样?你如果觉得给你的价低了,还可以商量。”
  
  2000块就想买我的良心?阿海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受够了没钱的苦,但要说用2000块钱就让他说对购房者不负责任的话。他还不干呢!可是毕竟这是2000块钱,他推掉了,又能去哪里要回来呢?阿海想了想,灵机一动,把老伍的钱往回一推,说他虽然缺钱,但缺的不止2000块,明天该说啥他还得说啥。说完离开了饭店,找了个公用电话打阿琴的手机,说老伍找到他了,给他2000块钱,让他明天说房子没问题,但他不想说。
  
  “如果我说实话,你就能跟老伍讨价还价了,说不定能为你省个几千上万的!你能不能把看房费加1000,给我2000块?我这也是为了你啊!怎么样?”阿海说。
  
  “行!明天你可得照实说呀!”阿琴很爽快地答应了。
  
  明天再看一看,就可以轻轻松松拿到2000块,阿海一想到这就不由得手舞足蹈。可阿海高兴得太早了,第二天来到阿琴的房子、面对着来看房的其他客户,阿海正想施展浑身解数时,忽然门外进来一个提着一只精美工具包的年轻人。年轻人衣冠楚楚,气宇轩昂,一进门就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了。
  
  “大家好!请问你们这里谁是验房师?”年轻人微笑着问。
  
  这人是干吗的?阿琴和阿海还在愣怔,老伍朝阿海一指,说:“就是他。你找他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只是想认识一下。”年轻人回答,随后像打量一个物品似的把阿海打量了足足一分钟,这才撇撇嘴,一连声问道:“你就是验房师?你是哪个部门的?你有验房师资格证吗?……”
  
  什么验房师?什么验房师资格证?这些玩艺阿海连听都没听说过,当下被问得呆了,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年轻人于是摇摇头笑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为难你。要当验房师,没有验房师资格证,就像当医生没有医师资格证,治死人可是要坐牢的!明白不?”
  
  年轻人说着又转向众人,说:“我刚获得验房师资格证,工作其实挺忙的。但刚才听人家说有个民工模样的人在这里冒充验房师,我就想过来看一看,我不想让某些人败坏了验房师这个新兴职业的名誉!”
  
  年轻人说着从工具包里往外掏东西,一边掏一边介绍,这是小榔头,用于验收房子墙体与地面是否空鼓的;这是卷尺,用于测量裂缝宽度的;这是万用表,用于测试电插座是否畅通的……最后掏出一本绿皮证书,说这就是经过国家认证的验房师资格证书。
  
  所谓隔行如隔山,阿琴一个搞IT的人,本来就对建筑一窍不通,所以尽管在此之前对阿海的水平很佩服,但此时听年轻人这么一说,越听越觉得阿海确实老土,心中不免生出些许怀疑。所以当老伍主动要求年轻人马上帮她验房时,她糊里糊涂的就同意了。
  
  “对不起大哥,怎么说都是人家更专业一些。钱嘛,我再给你1000块,但验房这事就让他干了。你不介意吧?”阿琴掏出1000块,歉意地对阿海说。
  
  “无功不受禄,这1000块你就不必破费了。也没有什么时不起我的,我一个民工,本来就档次不高嘛!”阿海把钱往回一推,乐呵呵地答道。
  
  可接下来阿海傻眼了。为啥呢?这个验房师一通检验之后,得出的结论竟然是房子质量全部合格。而凭昨天他对卧室木地板的感觉判断,那地板绝对是合成的木地板,而房子的合同书上写的却是安装正宗实木地板。要知道实木地板与合成木地板的价格相差是很大的,这个验房师竟然连这个也不知道!
  
  可阿海也不敢把木地板的事贸然告诉阿琴,因为这个验房师可是有资格证的,他担心自已的感觉出了问题,要是自己看错了可就不好办了。阿海想了想就来到街上,钻进了一间网吧。在城市里闯荡这么多年,上网对他来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刚才被那个“验房师”弄得灰头土脸的,他要上网查查,看“验房师”这个职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查他乐了,原来验房师目前还只是个民间叫法,国家还没有相关的资质认证办法,也就是说刚才那个“验房师”的所谓“资格证书”完全是假的!
  
  怪不得他连瓷砖空鼓都验不出来!正所谓实践出真知,我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具有验房资质的啊!阿海想到这里不由得豪气冲天,出了网吧,马上打阿琴的手机,只说了一句:“你那房子地板绝对是合成的木地板!”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去广告店弄了块红布广告,从肩膀斜挎到腰间:“本人高中文化,20年建筑装修的经验就是我的资质证书。帮你验房,保证质量!”
  
  接下来一连两天,阿海都挎着这红布在街上做行走广告。这天正走着,忽然被人拍了拍肩膀,回头一看,却是阿琴。阿海问她有什么事,阿琴嗔笑道:“你那天干吗把电话挂掉啊?害我找你找得好苦!”阿琴接着说,后来她弄清楚了,那个“验房师”其实是老伍请来的,老伍已经同意退回她3万块钱装修款。
  
  阿琴笑着对阿海说:“我决定开个房产咨询公司,专门帮人看房验房,而验房师呢,你算一个!月保底工资暂定1500元,奖金按业务情况另计,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