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一级谋杀案

一级谋杀案

时间:2016-12-1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突发凶案
  
  28号凌晨,刑警队长任明正睡得香甜时,突然被急促的电话惊醒:“侯家驷被杀!”什么?任明一个鱼跃跳起,抓起衣服就冲出了家。
  
  省著名动物学家侯家驷是在家中被人谋杀的。时间是2月27日晚上大约10时。任明在现场经过仔细勘查,感到十分不解,一是凶手显然只是为了杀人而来,家中的一切都没有翻动。二是杀手似乎与侯家驷有深仇大恨,在用利器刺入侯家驷左胸后,还凶残地将侯家驷的心脏挖走了。三是死者生前与凶手没有搏斗,看来凶手与教授是相识的,而且凶手是个很强壮的人,还具有反侦察经验,因为,现场一点有价值的痕迹也没有留下。
  
  侯家驷早已退休,是一个人居住,虽然平时与人极少交往,但是他的为人处世十分好。是谁对他如此仇恨,下此狠手?
  
  任明通过调查,查到侯家驷在25至27日期间,频频地与一个固定电话通话。这个电话是市内红旗宾馆的。
  
  在红旗宾馆,任明了解到给侯家驷打电话的是住在4305房间的一个客人,叫孙振山,省内沉淀县人,出事后,他已经退房。
  
  孙振山有重大作案嫌疑。第一步,任明找到侯家驷的女儿侯娟了解情况。侯娟回忆,二十年前,她爸爸去过沉淀县大山里,好像是为了一只什么狼,至于这个孙振山,侯娟也听爸爸讲过。
  
  事不宜迟。任明立即带着手下奔赴二百里外的沉淀县。
  
  县局的同行们向任明提供了孙振山的情况:孙振山是蘑菇屯有名的神枪猎手。但是自从动物保护法出台后,他就已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
  
  任明决定和孙振山正面接触。他和沉淀县公安局的警察们一起赶到了孙振山的家。孙振山一看来了这么多的警察,愣了,问:“出什么事儿了?”
  
  任明打量了一下孙振山,这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但人很精神,身子骨也挺硬朗。任明一提侯家驷,孙振山就说自己刚刚从他那儿回来。任明问:你27日晚上干什么去了?孙振山就吭吭唧唧地说不清楚。任明和同行们交换了一下眼光,那意思是孙振山的可疑性上升,可以采取刑事拘留了。他们在出发前已经办好了一应手续。
  
  当任明把“拘留证”亮出来后,孙振山一下子傻了。“噗哧”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哭着说:“我就干了这一次啊!还被那小姐黑了300块钱。”
  
  什么乱七八糟的?待一问,原来这孙振山27日晚上跑到一家歌厅找小姐去了。嫖娼虽然也犯法,可与这个杀人案是两码事儿。况且孙振山只是一个丧了老伴儿的山民。任明看看孙振山,不像是在说谎。他哭笑不得,问孙振山找侯家驷干什么去了?孙振山眼睛一亮,娓娓道出一段奇特的故事……
  
  2、猎手猎奇
  
  二十年前,孙振山在上山打猎时找到了一处狼窝。当他掏出小狼崽子时,却意外地发现在狼窝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小孩儿。确切地说是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女孩儿。这女孩儿像狼一样对他又扑又咬,她那一双手脚已经变了形,指甲十分尖利。孙振山不知怎么办好。他只好连狼崽带女孩儿一起连锅端。
  
  这事当时轰动了全省,媒体记者全赶到了蘑菇屯。省报也发表了发现狼孩儿的报道。省动物学专家侯家驷为此到了蘑菇屯,就住在孙振山家里,日日夜夜地观察这狼孩儿。
  
  掏了狼窝,必然招来狼的报复。从那天夜里起,成群的狼就围着蘑菇屯嗥叫。这给蘑菇屯带来了财运。猎人们在家门口打狼,一打一个准。那天,孙振山打了一只母狼,但是不知为什么,作为神枪手的他竟没有一枪将那狼打死,这可是第一次。就在他恼火地要补枪时,那个狼孩儿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羁绊,从屋里冲出来,疯了似的扑到那母狼身上,伸出舌头舔那只母狼伤口处的血。如果孙振山不是亲眼看见,他是绝不会相信人与狼之间会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孙振山手上的枪放下了,他将那母狼拖回了屋,为它敷了药。说来也怪,自打母狼找到自己的“孩子”后,狼群再也没有在蘑菇屯出现。
  
  后来,为了让这个狼孩儿回归人类社会,学会吃熟食,过正常人的生活,侯家驷将她带到了省里,给她心理、生理各方面的教育辅导,也顺便作自己的专题研究。而母狼在治好枪伤后则一直留在孙振山家,成了一只家养的狼。
  
  任明问:“照你说的,你已经和侯教授,和那个狼孩儿早没了联系,怎么突然又要找侯教授?”
  
  孙振山叹了口气说,那只母狼近来不行了,它每天哀嚎,似乎是在乞求人,让它看看它的“女儿”再告别阳世。为此,他只好去找侯教授,想通过侯教授找到那个女孩儿,让她回到蘑菇屯看看自己的“养母”。可是侯教授说,大约在十年前,那个女孩儿在一夜之间失踪了,走之前拿走了侯教授一大笔钱。为了找到这个狼孩儿,侯家驷登过报,贴过启事。可是,她就像一片雪花,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侯家驷说,他在寻思,她是不是在厌倦了人间生活后,又回到深山中去了呢?
  
  3、线索又断
  
  对于孙振山说的,任明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为什么?因为他有点动物常识。他对孙振山说:狼的寿命只有十二至十六年,你从发现狼孩儿到现在已经足足二十年了,那只母狼怎么还活着?
  
  孙振山也不说什么,站起身,带着任明等人来到院子里,打开了一间杂物房。任明看到,在房里蜷缩着一只母狼,一只已经掉了毛,老得动都懒得动的狼。那狼看到有人进来,“呼”地站起,吓得任明撒腿就往外跑。孙振山轻轻地摸摸狼的脑袋,那狼就像只狗似的又趴下了。孙振山对任明说:“别怕!它已经和人有感情了。”果然,那狼对任明等没有恶意。任明从它那昏花的眼里竟看到了一丝母爱的闪光。
  
  既然孙振山被排除了作案嫌疑,那凶手是谁呢?孙振山对侯教授的被害也十分气愤。他主动提供说,他在去省城找侯教授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省报的记者刘占虎。那刘占虎和他聊天时,得知他是去找侯家驷之后,表现得十分关心和热情,热情得让孙振山直犯疑惑。孙振山问:“那杀害侯家驷的凶手会不会是刘占虎?”任明摇摇头,心说:虽然破案心切,也不能见谁都是嫌疑犯啊。但他也没有放弃找刘占虎了解情况。
  
  刘占虎不愧是个记者,十分健谈。他说在长途汽车上听孙振山说了狼孩儿的故事后,他还专门去图书馆查了二十年前的报纸,果真有狼孩儿的报道。回家后,他对妻子说了这则奇闻。说如果能找到那个狼孩,不仅要上报纸,还应该上电视,这太有新闻价值了,太有收视率了。刘占虎的妻子张山丽是省电视台的主持人,她对这事却表现得十分冷淡,说:“现在你们就喜欢找这些奇闻怪事,收视率是上去了,可社会效果有什么?”张山丽这样一说,像是兜头给刘占虎泼了一盆冷水,刘占虎就放弃了。
  
  当听说侯家驷被害,刘占虎立时目瞪口呆。他怎么也琢磨不出是谁会对一个老教授下毒手,为什么下毒手。
  
  线索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