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奢侈的伙计

奢侈的伙计

时间:2014-09-25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宣州城里有一家杂货铺,掌柜姓高。高掌柜雇了一位年轻的伙计,名叫彭小根。
  
  高掌柜很小气,常常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衣服。所谓人以群分,彭小根也衣着破旧,可最近,彭小根忽然讲究起来,天天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不说,甚至还去裁缝铺里,缝制了一件崭新的棉袍。
  
  这天,高掌柜怀揣着两百两银子,领着彭小根,外出采购货物。可他们还没走出宣州地界,便在一座大山之下,被一伙土匪拦住了去路。领头的土匪名叫李飞,李飞把手一挥,一名喽罗冲了上去,搜起了彭小根的身。
  
  彭小根的口袋里,只揣着几枚铜钱,喽罗毫不费力便搜到了。李飞见了,讥笑彭小根道:“看你穿得像个公子,口袋里却只有这么几枚铜钱,你羞不羞?”
  
  喽罗走向高掌柜,准备搜他的身,李飞却一摆手,说:“他穿得那么破旧,一看就是个仆人,哪里有什么油水可捞?算了,别搜了。”
  
  高掌柜正暗自高兴,李飞又一挥手,让喽罗绑住了彭小根,彭小根连忙挣扎:“绑我干啥?”
  
  李飞哈哈大笑道:“绑你干啥?你的口袋里虽然只有几枚铜钱,但一看你的穿戴便知道,你家肯定非常富有,不绑你的票绑谁的票?”
  
  说着,李飞再次挥了挥手,让喽罗们押着彭小根往山上走去。高掌柜转身想溜,李飞却伸出胳膊,拦住了他:“你替我去那位公子的家中传个口信,五天后,让他的家里人,送一千两银子到这里来赎人,否则,那位公子将会身首异处!”
  
  高掌柜连连点头,李飞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胳膊。高掌柜连忙甩开双腿,往回跑,绕过几座大山,他才缓下脚步。他心想:如果彭小根刚才在李飞的面前道出实情,我那两百两银子可就保不住了,而且,被绑票的就是我了。看来,彭小根有点缺心眼。
  
  彭小根被押上了山寨,并被关进了一间屋子里。他知道,小气的高掌柜肯定不会拿出银子来赎他,要想从匪窝里脱身,只能自己想办法。彭小根还知道,在山下被劫时,他只要说出他与高掌柜的身份,那么,被绑票的则必然是高掌柜。但是,他绝对不能只顾自己脱身,让高掌柜落入险境,何况……
  
  彭小根想了一夜,也没能想出逃出匪窝的法子。第二天上午,他正在唉声叹气,忽然,一阵拨打算盘的响声传了过来,紧接着,一阵气恼的说话声也传了过来:“不对,算得不对,我怎么就算不对呢!”
  
  彭小根听了出来,说话之人是李飞。彭小根忍不住大声道:“算账有何难?这天底下,哪有算不对的帐?”
  
  不一会儿,两名喽罗将彭小根押到隔壁的房间,而李飞正坐在那个房间里。在李飞面前,有一张桌子,桌子上堆着许多的金银,还有一把算盘,一本账册。
  
  原来,李飞想算清楚自己近期到底劫到了多少的钱财。可他虽然武功高强,却识不了几个字,更不会算账。李飞让喽罗解开绑住彭小根的绳索,然后把算盘往他跟前一推,道:“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怎么能将这些账算清楚!”
  
  彭小根在高掌柜的杂货铺里当了三年的伙计,天天跟算盘、账册打交道。只见他一边拨打着算盘,一边在账册上记下数目,不一会儿,就将帐目算得清清楚楚。李飞不禁竖起了大拇指:“想不到你这个公子哥,算起账来,还真有一套!”
  
  彭小根得意道:“我当了三年的伙计,算账自然不在话下!”
  
  李飞吃了一惊:“你是伙计?不是富家的公子?”
  
  彭小根见自己说漏了嘴,只得把自己在高掌柜的杂货铺里当伙计一事,www.cscecee.com.cn说了出来。他知道,高掌柜此时已经回到了家中,李飞想追也追不上了。李飞后悔得一拍大腿:“想不到,那个穿着件破棉袄的老头,竟是一位掌柜,到手的一笔横财飞了!都怪你小子,穿着一件崭新的棉袍,让我看走了眼!”
  
  李飞突然眼珠一转,说:“那你就留在山寨里,教我怎么算账吧!”
  
  既然彭小根只是一名伙计,那就没必要关押了,因此,李飞允许彭小根在山寨里自由走动。趁着可以四处走动的机会,彭小根将山寨里外的地形观察了个一清二楚,并发现了一条只有一名小喽罗看守的下山的小路。
  
  李飞虽然抢劫了许多的金银,但他对手下的喽罗非常刻薄,数九寒天,那名小喽罗只穿着一件非常单薄的破棉袄。彭小根看着小喽罗冻得发抖的模样,再望望自己身上穿着的那件新棉袍,忽然有了逃下山的主意。
  
  这天中午,彭小根见李飞正在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并且无人留意他,便悄悄走上了那条下山的小路。小喽罗拦住了他,他连忙向小喽罗许诺:只要小喽罗放他下山,他就将自己的新棉袍送给小喽罗。小喽罗稍一犹豫便动了心,彭小根立即脱下新棉袍,飞快地下了山,一口气跑出了十多里路,他才歇下脚来。而那位小喽罗当然不敢立即将那件新棉袍穿在身上,而是将它藏在了路边的一个树洞里。
  
  正喘着粗气,彭小根忽然看见一个人,背着一只袋子,急匆匆地走了过来,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高掌柜。这时,高掌柜也看见了彭小根,不禁吃了一惊:“小根,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彭小根把自己在山寨里的经历说了一遍,高掌柜乐了:“这下好了,既然你已经逃了出来,我这一千两银子就不用花了!”
  
  彭小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掌柜,您原本打算花一千两银子,赎我的票?”
  
  高掌柜脸一红:“我原本不打算花银子赎你,可我老婆和女儿死活不让,于是,我只好背着一千两银子来了……”
  
  原来,高掌柜回到家中,把遭遇告诉了老婆和女儿,老婆和女儿立即催促高掌柜携带银子,去搭救彭小根。高掌柜哪肯答应?女儿顿时寻死觅活起来,老婆一急,便说出了一番高掌柜所不知道的隐情。
  
  彭小根在杂货铺里当了三年的伙计,早就与高掌柜的女儿私订终身了。彭小根原本也是个节俭之人,可自从私订终身后,女儿便喜欢看见心上人穿得清清爽爽的。一天,女儿悄悄塞了些银钱给彭小根,让他去裁缝铺里,缝制了那件崭新的棉袍。
  
  知道隐情之后,高掌柜只得拿出一千两银子上路了。
  
  听完高掌柜的一番话,彭小根不禁也红了脸。高掌柜想了想,又道:“咱俩被劫之时,多亏你没有说出我的身份,否则,不但那两百两银子会被搜去,而且,我还得去匪窝里吃一番苦头!”
  
  彭小根说:“既然我俩同行,我哪能只顾自己脱身?何况,你是我未来的丈人!”
  
  高掌柜与彭小根,一边热热闹闹地说着话,一边向宣州城里走去。他俩决定,去宣州知府衙门里,将他俩曾经被劫一事报官,并将山寨里外的地形,详细地告诉官府。
  
  半个月后,李飞一伙土匪被剿灭,彭小根在树洞里寻回了那件新棉袍。一个月后,高掌柜让彭小根与女儿完了婚。办喜事那天,高掌柜穿上了一件崭新的长衫,并说:“今天是我家的大喜之日,我也奢侈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