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侠婆

侠婆

时间:2019-03-24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公元1688年,陕甘发生大规模武装起义,清政府急调闽浙总督左宗棠改任陕甘总督,督率其麾下10万湘湖子弟兵前往陕甘镇压平乱。各地州府、县衙把一门心思全用在配合、支持清兵戡乱上,地方事务疏于管理,土匪蟊贼便趁火打劫,老百姓东躲西藏,苦不堪言。各地豪强大户为防匪自保,便纷纷加固、修建庄院堡子。会宁王家集前店堡子就是此时由王家集独一无二的商贾大户——王家大掌柜王焕章动用40多人,花费5年时间修筑的。该堡子北主南门,呈正方形,边长50米,高12米,底层墙厚4。5米,三面有堡壕,四角有炮台。堡子外围还有十亩见方,墙宽1。5米,高3米的庄院。堡墙巍然,海壕环绕,远处眺望,一派森然。
  
  这天早晨,匪首麻老五带着100多名土匪忽然包围了王家集前店堡子。一个土匪小头目站在堡子外的庄院墙角用手卷着喇叭筒高喊:“喂,堡子里的人快去通報你家掌柜,让他放出刘家上堡子的那十几个刁民,我们就走人;如果执迷不悟,庇护奸人,等到攻破堡子,我们将鸡犬不留,杀个干净!”
  
  “哧!”堡墙上站着的家丁、乡民心知,土匪喊“刁民”,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可他们忍不住还是朝刘家上堡子逃过来的这十几个人瞅,只瞅得这些人脸热心跳一个个勾下了头。
  
  “别听土匪瞎扯!”王家大掌柜王焕章的夫人,三十多岁的王少奶奶清清嗓子,正色对大家说,“即使刘家上堡子的乡亲们不来,这伙土匪也会找个其他借口攻打我们堡子的!再说,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亲,我们怎能为自己而出卖朋友呢?”
  
  麻老五见堡子里的人不回话,便一声暴喝,手下的土匪们便抬架着云梯四面开花,潮水一般地开始了强攻!
  
  “大家各就各位,瞅准目标,给我狠狠地打!”管家季良才按照分工,是守堡子的总指挥,他铁青着脸向守堡子的家丁、乡民下达了命令。
  
  眼看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土匪便停止了这第一天的攻击,开始在堡子庄院外埋锅造饭了。守堡子的家丁由于没有经过如此大战场面,个个面如死灰,愁眉不展,担心堡子明天还能不能守得住?!
  
  “为了不再发生我们上堡子的悲剧,死守是不行的啊!”刘家上堡子逃过来的贺老五怯怯地说。
  
  一提起刘家上堡子,大家激灵灵打起了寒战!几天前麻老五带着匪队攻打刘家上堡子。上堡子的乡民们死守了两天堡子,最后在土匪攻开外庄子后认为坚守无望,便弃内堡逃跑了!结果,麻老五恼羞成怒,血洗庄堡,杀掉了来不及逃走的妇孺20多人……
  
  第二天,土匪的进攻更加疯狂,几次突上了堡墙,都被家丁村民居高临下拼死打了下去!随着黑夜的降临,土匪第二天的进攻也停了下来,但堡子里的人脸色越发凝重了。因为石块儿快砸光了,箭也射得差不多了!明天将再用什么坚守呢?
  
  第三天凌晨,麻老五带着匪队在进攻前先试探性地喊道:“王焕章你听着,只要你付给我们五千两银子,我们就不再攻打了!这些钱对你来说是九牛拔一毛的事情,为了全堡子的安危你可想好了啊!”
  
  季良才、家丁、乡民都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王少奶奶。大家心知,土匪攻打前店堡子,虽说也哄抢祸害村民,但主要还是冲着王家的钱来的!
  
  当时在会宁县,乃至西北华北地界,这王家都是富得流油的主儿。王焕章的父辈是从山西过来经商的生意人,其王家大庄,在山西都是赫赫有名的。到了王焕章这辈,他家的商铺驿店遍布全国,当时有“北京四十八马站,站站有王家店,去京不住他人店”的说法。
  
  “别听麻老五的,他这是在麻痹我们!”王少奶奶冷声说道。
  
  面对守堡子的家丁、乡民乱糟糟慌乎乎的样子,王少奶奶开始亲自指挥家丁抵挡土匪的进攻了。这时的麻老五及手下的土匪已经杀红了眼,他们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终于,几个胆大不怕死的土匪从西面堡垛上爬了上来,手抓大刀向家丁猛地砍了过来——
  
  “不得了啦!土匪攻进来了!跑啊!逃啊!”以贺老五为首的刘家上堡子的几个家丁边喊边跑,引得守堡的几个家丁也跟着他们起哄乱跑。土匪趁乱攻了过来。
  
  “不好!”王少奶奶一看这阵势,心知这股土匪如果不能尽快消灭,堡子就完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莲步轻移,脚下生风,瞬息之间就跃到了这股上墙的土匪面前,手里的大刀片子上下翻飞,“飕飕”的风声中,仿佛砍瓜切菜一般,碰着的非死即伤,三下五除二就将这伙土匪全给“报销”了!
  
  西面堡墙上的土匪还在顺着云梯往上爬,王少奶奶赶上前去,身子悬空,一个倒挂金钟,将云梯从半空甩下了墙……
  
  在堡下土匪的惨叫声中,督战的麻老五一看王少奶奶的身手,他一愣怔,急呼一声:“撤!”便率领手下掉转马头垂头丧气地走了。
  
  打退了土匪的进攻,前店堡子一片欢呼声!直到此时,人们才知道,王少奶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