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活猴变美女

活猴变美女

时间:2018-08-07 作者:未详 点击:次

  1两猴伶,真神奇
  
  青东县城是个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这天,县城来了个耍猴人。这耍猴人生得五短三粗,其貌不扬,却耍得一手好猴戏。只见他竖起一根长杆,一只身材修长的猴子便“噌噌噌”地蹿上去,然后在杆顶表演起了哑剧。更奇的是,这只表演哑剧的猴子竟会变脸术,摇身一变,转瞬间竟然变成了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戴着美女面具,宛若天仙,而且它所演绎的剧情幽默风趣,堪称一绝。
  
  耍猴人叫毛一顺,他的猴戏班一到青东县,就引起了轰动,连演了几天,一天三场,场场爆满。
  
  这天是雨天,观众渐渐少了下去,毛一顺正想收工回去休息,这时,来了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中年汉子,他叫人端上一盘银子,然后“扑通”跪了下来,大叫一声:“先生,救救我!”
  
  毛一顺大吃一惊,慌忙跨步向前,用力扶起那个中年汉子,问道:“先生,你遇到什么难处了?”
  
  那中年汉子站了起来,让手下帮忙看着毛一顺的摊位,然后拉着毛一顺的手,来到了旁边的一家饭馆,叫了一桌好酒菜,两人边吃边聊。那汉子自称马大和,是青东县戏剧团的团长,他创建了一个杂技剧团,生意不错。可就在前段时间,青东县来了个大官,叫刘宗宪,说是回乡省亲,要看大戏,让马大和演几场大戏给他看。马大和带着他的一批演员,演了好几天,刘宗宪都不满意。于是,他就命令马大和演儿出惊险刺激的戏给他看,不然的话,他就要砍马大和的头。
  
  说着,马大和给毛一顺斟了一杯酒,叹了一口气道:“我看了你的猴子表演的哑剧,既惊险,又刺激,更难得的是,你的猴子会变脸,活猴变美女这真是绝技啊,那个刘大官就爱看这种戏。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毛一顺赶紧摆手道:“先生,我只是一个耍猴的,哪能有什么办法救你呢?况且,我的猴子只会演猴戏。这假扮真人演人戏,要是被那个刘大官知道了,恐怕要砍我的头啊。”
  
  马大和笑了笑:“先生尽管放心,你的猴子扮演的只是变脸术,等它们一演完,我会专门给它们一个退场通道,它们一退场,我就让几个小个子演员坐在后台,以防那个刘大官来后台查看。而你,只需帮帮我训练一下这些猴子,让它们成为猴伶,表演一下我设计的剧情就可以了。”
  
  毛一顺心想,这马大和给了我这么多的银两,而且我自己还不用出面,虽然是蒙人,但表演一结束,自己就可以带着银子和猴子远走他乡,倒也不妨一试。
  
  于是,马大和带着毛一顺和他的两只猴子,来到了县剧团。根据马大和的要求,这两只猴子要打扮成妩媚的美女,上刀山,下火海。最惊险的是,这俩打扮成美女的猴伶,还要爬到高高的横木上,表演双手悬空取物。最后,这些猴子演完后,通过一个黑色的通道退场。
  
  2上刀梯,跃火海
  
  正月十五这天,青东县闹花灯,而那个从京城回乡省亲的刘宗宪早就等不及了,他要马大和赶快带着杂技剧团的班子来他家演戏。
  
  毛一顺打扮成一个剧团打杂的人,带着那两只打扮好的猴伶,跟着毛大和来到了刘宗宪的府邸。这刘大官的府邸果然豪华漂亮,屋子雕梁画栋的先不说,单是那个大戏台,就足以让人瞠目结舌:只见舞台足有百平米,舞台的两边,红布飘飘;舞台的下面,茶桌茶椅一应俱全。
  
  这边,马大和早已经安排好了舞台的道具。一个黑色的通道,连接着正堂,从正堂的上面,悬挂起大幕布。舞台上,一个高高的梯子,斜斜地搭在一根横木上,梯子与横木相接处,还熊熊燃烧着一铁锅的烈火。而梯子的横档,不是别的,正是一把把锋利的尖刀!
  
  不一会儿,刘宗宪就带着一批手下坐在了舞台下,马大和一声令下,杂技表演就开始了。两只猴子打扮的猴伶出场了,它们穿着戏装,先是表演了一出口吐烈火,再互吞烈火的绝技,然后它们就摇头晃脑地表演起了神秘无比的变脸术。猴伶的变脸术果然神妙无比,它们的脸一会儿是美女,一会儿是恶汉,一会儿是善翁,一会儿又是丑婆婆。精彩的表演让刘宗宪他们不禁拍手叫好。
  
  更绝的“上刀梯,跃火海”的表演开始了。只见其中一只猴伶捧着另一只猴伶脱下的戏装,退到黑色通道里,而那只脱去戏装的猴伶,着一身黑色的短装,“噌噌噌”一下爬上了刀山,惊险地踏过一级级刀梯,引起了众人一片惊叫。不一会儿,那只踩刀梯的猴伶就来到了横木处,梯子和横木连接处的一锅烈火正熊熊燃烧着,众人正要凝神细看,就见那猴伶突然卷起一阵黑风,眨眼间已跃过烈火,来到了横木中间,而横木的另一头,悬挂着一个大红布包。那猴伶一个倒挂金钩,便取下了布包。然后,又快速地跃过烈火,下了刀梯,闪到后场去了。
  
  后场外,猴伶把那包东西递给毛一顺,毛一顺刚想打开,刘宗宪却突然出现了,他猛喝—声:“住手!”毛一顺一愣,那刘宗宪已一把抓过了那个布包。
  
  这时,马大和哈哈大笑着走到了后台,他一进来,就见那刘宗宪突然双膝跪地,双手捧起那布包,颤声道:“马……不,刘……刘大人,我们的戏终于可以成功上演了。”看着刘宗宪战战兢兢地跪在马大和面前,毛一顺大惊:这刘宗宪是个大官,他竟然给马大和下跪,莫非这马大和是更大的官?
  
  这时的马大和,已经换了一副面孔,只见他威严地吩咐手下,要他们端来一杯酒,然后递给毛一顺,笑着说道:“毛大哥,辛苦你了,这酒,请—定喝下。”毛一顺端起杯,刚要张嘴喝,只见刚才上刀梯取布包的那只猴伶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狠狠地撞了毛一J顷一下,毛一顺手中的酒杯就摔在了地上。
  
  奇怪的是,那洒在地上的酒突然腾起了一股蓝烟,并发出“哧哧”的声响。毛一顺吓得冷汗都下来了,这酒,可是剧毒的啊。他指着马大和,用发抖的声音问道:“马……马大哥,你…一你干吗要杀我?”
  
  那马大和哈哈大笑起来:“告诉你吧,因为你已经帮我训练好了猴伶,所以,你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刘宗宪,自小玩杂耍出身,现在,我终于找到能帮我完成大业的猴伶。谢谢你了,毛兄,让我送你上路吧!”说完,就向手下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毛一顺大叫起来:“刘大人,你要想完成大业,就万万不能杀我!”
  
  刘宗宪一愣,冷笑了一声:“好吧,看在你帮我大忙的分上,在你临死之前,你也不妨多说几句。”
  
  毛一顺指了指自己的那两只猴伶,镇静地说道:“因为这两只猴伶,没有我的命令,它们只能是猴子!”说完,他打了一个唿哨,那两只猴伶果然迅捷地跃上房顶,不见了。
  
  3梦阳府,生死劫
  
  刘宗宪见那两只猴子不见了,心知不好,为了能顺利完成他的大业,他就换了副嘴脸,笑嘻嘻地对毛一顺说道:“毛兄,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来来来,我们坐下来,好好喝几杯。换酒来!”
  
  毛一顺知道,现在自己是跑不掉的,为了能暂时保住性命,他只好坐了下来,陪刘宗宪喝酒。
  
  一个月后,刘宗宪带着毛一顺来到了京城。他们这次来,是给明朝的大才子李梦阳献艺拜寿的。其实,刘宗宪不过是大宦官刘瑾手下的一个爪牙,上月,李梦阳竟敢上奏折要求正德皇帝问罪刘瑾,这事让刘瑾大为光火,发誓要除之而后快。
  
  恰巧这个月的十五日,是李梦阳的生日。李梦阳才高八斗,却有个怪癖,喜欢看杂技表演,而且越是惊险的戏,他越喜欢。正德皇帝已经说了,在李梦阳生日那天,一定要演几场好杂技为他贺寿。刘瑾见有机可乘,就派出了刘宗宪,要他下去找几个能“上刀山、下火海”的艺人来。所以,刘宗宪就来到了自己的家乡,素有“杂技之乡”的青东县城,最后找到了毛一顺,准备在李梦阳生日那天,来个“狸猫换太子”,把挂在横木上的那包红花,换成一件足以定李梦阳谋反死罪的龙袍!
  
  李梦阳的生日终于到了!这一天,李府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正德皇帝带着刘瑾等一大批朝廷要员给李梦阳祝寿来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毛一顺的猴伶要上台表演了。李府的正堂前,也有一个大大的戏台,那个刘宗宪早就吩咐手下布置好了杂技表演的场景。同样的变脸术,同样的上刀山下火海,逗得正德皇帝一伙是哈哈-大笑,只有那个白脸的刘瑾坐在一边,冷眼相看。他知道,等会就有李梦阳的好看了。
  
  果然,只见一只俊俏的猴伶跃过那一团烈焰,然后双手悬空,取下了一个大红布包,接着,它就迅捷地下了刀梯子,来到了戏台中,在毛一顺的示意下,猴子开始打开布包。
  
  只见布包的一角,已经露出了黄色的绸缎,刘瑾盯着那个布包,暗喜:嘿嘿,李梦阳啊李梦阳,你怎么也没想到,我已经派高手将横档上的布包调了包——红花变成了龙袍!现在,我看你还敢不敢上奏折弹劾我?
  
  正想着,那只猴伶已经完全打开了那个布包,大家都睁大眼睛瞧着,果然,那个布包打开后,里面露出了块黄色的绸布。这时,刘宗宪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布包抓过去,疯狂地叫着:“李梦阳,你怎么会有这龙袍?”可等他打开那块绸布后,惊呆了,他想不到,自己亲自命人调包的布包,里面装的竟然不是龙袍,而是李梦阳亲手书写的一副对联:“皇恩浩荡,天日昭融。”
  
  刘瑾狠狠瞪了刘宗宪一眼,这时的刘宗宪,早已经吓尿了裤子,他想不到,自己昨晚亲自派的一等一高手办的事,今天咋就变了样?
  
  可事情还没完。这边正德皇帝见那两只猴伶扮的美女俊俏无比,竟看上了,招手要两个大美人过去。刘宗宪叫苦不迭:“完了,完了,皇上要是看穿了大美女原来是大活猴,这可是欺君之罪!’’他刚想开溜,那边刘瑾已经吩咐高手堵住了刘宗宪,然后,自己就带着手下先告辞回去了。
  
  那两只猴伶不慌不忙地来到正德皇帝的面前,然后轻轻褪去身上的服装,现身正德皇帝面前的,竟然不是两只猴子,而是一对娇小玲珑的真美人。
  
  看到这,坐在李梦阳一边的右都御史杨一清笑了笑,只有他知道活猴变美女的玄机。当李梦阳得罪了刘瑾后,他就知道,刘瑾是不会放过李梦阳的。为了保护大明朝的大才子,他派出了自己的一个贴身护卫,化名毛一顺,带着大明朝的侏儒奇捕姐妹花——上官玫瑰和上官牡丹一路跟踪刘宗宪。当化名毛一顺的护卫得知刘宗宪要找会演杂技的人时,他就让上官姐妹化装成猴伶,表演绝技,吸引刘宗宪的注意,从而利用侏儒姐妹花的绝世轻功,化解了一道道险情,终于救了李梦阳。而李梦阳此后也为配合杨一清抓拿大宦官刘瑾,立下了汗马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