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三友疑案

三友疑案

时间:2018-04-2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知府何畏清正廉洁,百姓称他何清天。他有两个得力的幕僚,一个叫张才,一个叫李贤,他俩都是何畏的同窗。
  
  何畏在京城熬了几年,放了知府的外任后,出重金聘张才、李贤来做幕僚。三人经常日同饮夜同榻亲如兄弟。
  
  一回何畏陪众官员饮酒,席上夸耀两个幕僚精明强干。众官中有人心怀不轨,故意挑拨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再好的朋友,你也得防一手啊!”
  
  何畏回来越想越觉得同僚说得有理,今天的朋友,可能是明天的敌人,万一碰到哪个对头挖墙脚,重金收买他们,他俩能不能坚持操守呢?何畏想试试张才、李贤。黄昏回衙,何畏备下酒席,请张才、李贤畅饮,酒后学“刘关张”夜间同榻。睡觉时,何畏悄悄拿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塞进枕底,故意留个票角露出,假装酒醉打鼾,半闭着眼偷窥张、李见到五百两银票的情形!
  
  何畏虽有酒量,但一日饮了两顿,酒力催人困,撑到半夜竟真睡过去了。
  
  清晨起来,何畏把银票的事忘到狗头国了,用过早膳听堂鼓声声,想是有人告状,就带着张、李上堂理事。理了一上午公事,何畏甚是疲惫,回衙吃过饭又送老母亲还乡。
  
  何畏老母今年满六十三,数月前接来衙门做寿。住了一段日子老母思家,何畏安排轿马送太夫人回乡。他带着张才、李贤,送母十里长亭,归来日落西山。
  
  直到睡觉时,何畏才记起银票的事,急挪枕头,却哪见银票影儿?想找张、李两人质问,转念想怕是他们见床上银票代为捡起不日归还也未可知,就暂且按下不表。
  
  过了三日,见两人没有还银票的样子,何畏有些烦了,把张才、李贤传到跟前,旁敲侧击地问:“你们前晚陪我同榻而睡,可曾见一件要紧之物?”
  
  两人齐说:“前晚同榻睡到天明,早晨随兄上堂理事,没见紧要之物!”
  
  何畏心里好笑,暗想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说真话,就把在枕底放了银票的事说了出来。
  
  张才、李贤大吃一惊,何畏笑说:“二位贤弟,哪位替愚兄捡到,归还愚兄就是。”张才、李贤面面相觑,都说:“没捡到!”
  
  见两人推得干净,何畏生气说:“二位人品,愚兄绝对相信,只银票是我亲塞枕底,如今着实不见了。此屋是府衙重地,除了本府和二位,他人绝不敢私自进来,难不成银票自己飞了?”
  
  张才、李贤一齐跪下,张才向天起誓:“苍天在上,我若拿了银票,一月之内暴死!”李贤指地发愿:“地神听好,我若拿了银票,天打五雷劈!”
  
  听张才、李贤发毒誓,何畏又觉得有些过分,毕竟是自己不信任别人,拿银票试探在先,就打住话头说:“好了,是愚兄开玩笑,试二位贤弟的!你们人品我心里有数,不要放在心上了。”
  
  张才、李贤这才放心告辞而去,何畏悄悄安排心腹监视张、李两人。谁知半月后,张才竟无疾暴亡,何畏怕他遭人谋害,令仵作仔细验尸。仵作道:“验得张才死前曾饮点小酒,上床入睡安详而亡,身上无中毒迹象,也无撕打伤痕,应是无病而终!”清理张才遗物,发现一张五百两值的银票,票底印有“蜀郡集贤钱庄通兑券”字样,何畏丢的银票,正是“蜀郡集贤钱庄的通兑券”!看来,银票是张才偷的,在自己逼迫下,他指天发毒誓,如今果遭报应暴亡!真是举头三尺有神灵,誓愿不能随便发啊!
  
  何畏查出小人放下心来,想到张才往日给自己办了不少事,就把他风光埋葬后山老柿树下,并吩咐知情人不准再提偷银票的事!
  
  下篇:力揭真相各人酿悲剧
  
  张才满“头七”的第二天,何畏堂上审案不见李贤上堂,派人后衙去请,说李贤跌了一跤,摔得头破血流、不能起床。何畏放下公事去看李贤,见他头上包着棉布,脸上一片乌青,身上伤痕累累,两眼黯淡无光,通身瑟缩发抖。
  
  何畏想刚失去张才,李贤又受重伤,这衙门的事儿,全落在自己身上了,不由得闷闷不乐起来。
  
  这几天,天空一直乌云密布,闷雷声声,到了黄昏,突然惊雷滚滚、闪电如鞭,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何畏带衙役检查水况,忽听后院几声惊叫,跑出个蓬头垢面的疯子惊喊:“张兄,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害你——”
  
  何畏一看这人,正是受伤的李贤!他跑出二门跟何畏撞个满怀,吓得双膝跪地道:“大人,李贤有罪,李贤有罪!”
  
  见李贤惊恐万状、疯癫失常,何畏叫衙役把他抬到后堂让他讲出来龙去脉……听完李贤陈述,何畏才知银票之事另有曲折:
  
  原来,李贤早就发现张才藏有五百两值银票一张!
  
  张才、李贤同住一屋,两人亲如兄弟互不提防。李贤滴酒不沾,张才贪点小酒。中午,张才独自上街饮酒,李贤有朋友光临,留在房中午睡。李贤让朋友睡己床,他睡张才的床上,觉得张才的枕头很硬,挪开枕头见枕底有一木匣,打开木匣发现一张五百两值银票。
  
  李贤爱开玩笑捉弄人,见张才将贵重东西随便放枕下,就藏在身上让张才回来不见银票着急一场,再还给他。可一连三日,张才没开匣子,李贤也不动声色,跟他耗着。
  
  第三天,何畏把他们找去,说出丢失银票之事,逼得两人发毒誓表清白。其实,李贤暗想银票定是张才所偷,本想当场揭发,可银票现在自己身上,万一张才死不承认反咬一口,自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
  
  李贤清楚何畏不会善罢甘休,若在自己身上搜出银票,惹官司坐牢事小,这辈子名誉扫地事大啊!回忆张才发的毒誓,李贤心里一亮,暗想知府深信神灵,何不在“毒誓”上动点脑子,让张才无疾暴亡,再将银票悄悄塞回木匣,自己不就清白了?
  
  李贤当年跟江湖郎中做过生意,得知有种叫“尸龟”的毒虫,能让人无疾而死,死者全身无中毒迹象,只眉间露个小红点。于是便找到“尸龟”研成粉末,他知张才贪几口小酒,便把药偷偷洒到酒里。张才死后虽眉间露个小红点,但谁也没注意到,都错认他是发毒誓受的报应……
  
  李贤谋杀好友,被判死刑押在狱中,不久竟暴亡。何畏失去两个朋友,抑郁成病,请假回家疗养。
  
  一天,何畏陪老母吃饭时,老母突然想起一件事,说:“儿子,你已为官,怎么还不小心,太粗心大意!”
  
  原来,那日老母要回家乡有点恋恋不舍,老早去看儿子,哪知儿子和幕僚早已上堂理事。她走到儿子卧房,见榻上零乱,就给儿子收拾,看到枕下露出一张银票,捡起一看是张五百两值的通兑券,暗想这么大数目的银票,随便放在床上,万一丢失损失不小。她收好银票准备交给儿子,不想忙了半天,竟把银票忘记了,回家后才想起,又想儿子公务繁忙不便打扰,干脆等他过年回家再说……
  
  何畏接过银票直叫苦,原来张才偷银票也是冤枉的!后来才知匣中那张银票,是张才几年的薪水,本存于集贤钱庄后拿回的。不想因好友何畏的猜疑,而惹来横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