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黑色江湖

黑色江湖

时间:2017-02-23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一、初试身手
  
  “爬壁虎”加入“摸黑帮”一个多月了,还不知道帮主是谁。按照帮规,弟兄们都是以绰号相称,更不能打听彼此的姓名身世,如果犯了帮规,轻则一顿暴打,重则三刀六洞。
  
  蛇无头不走,大师兄“耗子”就是帮主的替身。这天,耗子传达了帮主的指令,要爬壁虎今晚到南河沿一号“摸货”。入帮这一个多月,爬壁虎跟“耗子”学过掏墙打洞,跟“蝙蝠”学过飞檐走壁,跟“老钥匙”学过撬窗开锁,现在帮主要试试他的身手了。
  
  到了后半夜,爬壁虎把夜行衣扎束利落,顺着南河沿找到了一号,一丈多高的围墙里面是一座三层小洋楼。这种大户人家,院子里肯定有保镖看守,要想进去只能爬墙,爬壁虎的飞檐功夫虽然不及蝙蝠,走壁却是如履平地,所以师兄们才送了他这么个绰号。
  
  爬壁虎绕到楼后,伸出长满老茧的十指抠住砖缝,上面抓下面蹬,三下两下就爬上了墙头。爬壁虎探出头来一看,两个保镖巡逻过来,顺着后院的围墙又转到前院去了。爬壁虎听听没了动静,一个鹞子翻身跃过围墙,轻轻落到了地上。
  
  根据师兄们传授的经验,主人的卧室一定在三楼。爬壁虎抠着花砖爬上三楼,找到了一扇挂着厚厚窗帘的窗子,贴着窗缝听到了轻微的鼾声,这就是卧室了。
  
  窗子上了插销,爬壁虎按老钥匙教的手艺,把一根带钩的钢丝插进窗缝,上下左右划动几下就勾住了插销,轻轻往上一提,窗子开了。爬壁虎轻轻翻进卧室,隐约看到床上睡着一个人,墙角立着一个保险柜。
  
  爬壁虎凑近保险柜,拿出老钥匙给他的万能钥匙插进锁孔,把耳朵贴在轮盘旁边,边转轮盘边倾听,不过半支烟的工夫,只听“咔哒”一响,柜门开了。
  
  柜里有几大叠钞票,还有一个沉甸甸的盒子,打开看看是一盒金条。爬壁虎把金条和钞票装进布袋拴在后腰上,推开窗子蹬上窗台,不料刚刚跨出半个身子,敞开的窗扇忽然被一阵风刮了回来,“砰”地撞在腰后的金条盒子上!
  
  静夜里这一声格外响亮,床上的男人“腾”地坐起身来,一眼看到窗台上的黑影,张开嘴刚要大叫,只见那黑影一扬手,一个小纸包砸在了脸上,纸包爆开了,一股刺鼻的生石灰味儿弥漫开来,男人顿时捂着眼号叫起来。
  
  楼下的保镖听到房里的叫声,“咚咚咚”地往楼上跑来,这一下院子里没人了,爬壁虎趁着混乱爬上围墙,从容地翻了出去。
  
  耗子骑着自行车,从黑暗中钻了出来,冲着爬壁虎一招手,爬壁虎跳上后座,耗子一通猛蹬,眨眼间俩人就消失在夜幕里……
  
  回到老巢点验收获,光是十两的金条就有二十根!耗子乐得合不拢嘴,带了金条和钞票找帮主邀功,告诉爬壁虎三天后领赏。金条和钞票已经到手,怎么还要等三天才发赏?看到爬壁虎纳闷儿,耗子告诉爬壁虎:自古以来警匪一家,盗贼给警察进贡,警察罩着盗贼,可是警察还有上司管着,如果盗贼偷了达官贵人,上司一道限期破案的命令下来,抓不到盗贼可以糊弄过去,但赃物一定要追回来,否则就要扒马褂、砸饭碗了。摸黑帮统领着全城的盗贼,因此警察局就给帮主立了规矩,偷了东西一定暂存三天,没有达官贵人们追究才能出手。
  
  还没等到第三天,耗子就垂头丧气地告诉爬壁虎:偷错人了!爬壁虎顿时如同冷水浇头:按照帮主定的规矩,除了给师兄们的分红,爬壁虎最少也能得到十根金条。
  
  一百两黄金呀,光靠利息就够吃一辈子了!耗子叹道:“唉,光知道这家伙外号叫‘金烟枪’,开烟馆发了大财。帮主的爹就是死在大烟上,所以才叫你去摸他一把,哪知道他是替日本人包销鸦片!偷了他不就是等于偷了日本人吗?日本人占了东三省,正想接着找茬儿闹事呢,政府哪敢得罪他们?只得命令警察局抓贼追赃。”
  
  爬壁虎骂道:“金烟枪帮小鬼子祸害中国人,怎么还要替他抓贼追赃?警察局这帮家伙是不是中国人?”
  
  耗子“咳”了一声:“要是往常,退了赃也就糊弄过去了,可是金烟枪那两只眼肿得像烂桃子,差一点儿变成了瞎子。打狗看主人,日本人觉得丢了面子,非要人赃俱获不可。你是新来的没有名气,我们这些人可都是在警察局挂了号的,警察局一看现场是飞檐走壁进去的,马上就认准了蝙蝠,正在找帮主要人呢!”
  
  爬壁虎气坏了:“警察局这帮家伙也是不开眼,怎么就认准只有蝙蝠会飞檐走壁?老子现在就去投案,等我出来再收拾这个金烟枪!”
  
  耗子笑了:“你就别多事了,帮主已经买通了警察局,让我派个新来的小弟顶替蝙蝠,进监狱蹲一阵子再把他赎出来。”说着话,耗子把一个挂着钥匙的号牌递给爬壁虎:“帮主让你先去这个小旅店躲一阵子,我让小弟去投案退赃,看看能不能糊弄过去。唉,这回真是赔本赚吆喝了!”
  
  耗子连声叹气,爬壁虎越想越气,狠狠地一拍桌子:“退赃?金烟枪那些钱才是真脏呢!咱们凭什么赔本?我要让他破大财!赔大本!”
  
  耗子赶紧劝爬壁虎:“帮主也是恨透了金烟枪,现在还是先忍忍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爬壁虎“哼”了一声:“我是贼,不是君子!”说完,把随身衣物打了个包裹,拿起旅店的钥匙走了。
  
  二、纵火遇险
  
  住进小旅店,爬壁虎吃过晚饭闭目养神,后半夜起来换上夜行衣,打开窗子跳到了街上。黎明前万籁俱寂,只有几盏昏暗的街灯,爬壁虎顺着街边的黑影,溜到了一间店铺门前,看看屋檐下的招牌—神仙居,这就是下手的地方了。爬壁虎贴着窗缝往里看,只见几个烟鬼躺在烟铺上,有的睡着了,有的还在喷云吐雾。
  
  爬壁虎绕到后院,后院墙足有两人多高,墙头上闪着点点微光,一看就是插满了玻璃碴。爬壁虎嘴里咬着尖刀,抠住砖缝爬上墙头,用刀背轻轻地敲掉了玻璃碴,越过围墙翻进了后院。后院里有几间平房,爬壁虎贴着门缝一间挨着一间地嗅过去,很快就从一个门缝里嗅到了浓烈的异香,这就是大烟库了。
  
  库房门上没有挂锁,爬壁虎摸了摸才知道,门上装的是新式外国暗锁,这就要看老钥匙管不管用了。
  
  爬壁虎拿出万能钥匙试了几下,“咔哒”一声打开了,嘿嘿,外国锁也抵不住中国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