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两个劫匪

两个劫匪

时间:2017-03-3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吉思和米拉是两个凶残而又狡黠的劫匪。这天两人合伙抢劫了一家银行。开始很顺利,他们用黑洞洞的枪口制服了银行职员及顾客,然后打开装钱的柜子,把一捆捆钞票装进随身带来的袋子,直到把袋子装得满满当当时,他俩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可是,正当他们刚走出银行大门时,却不知从哪里冲出一个持枪保安,向他们连连开枪。
  
  吉思和米拉连忙开枪还击,背着钱袋子边打边撤。保安一人难敌两对手,最后中弹身亡,吉思和米拉逃过一劫。可是在与保安的激烈枪战中,吉思的右腿中弹,血流不止,走路一拐一瘸的。
  
  吉思和米拉躲到一个没人的偏僻处,米拉连忙给吉思包扎处置。看着不住淌血的伤口,米拉劝说吉思:“不行啊,这么简单包扎不顶事的,血还照流。要不带你去医院,不然你会完蛋的。”
  
  吉思干笑着说:“宁可完蛋,也不能去医院。那样的话,我们一定会更快地让警察抓到。现在什么也别说,你扶着我,走!”
  
  米拉二话不说,把吉思的一支胳膊搭在自己肩上,直起身来,吃力地向前走着,每走一步,别说吉思就连米拉都感到艰难吃力。吉思的伤腿已经肿得老高,走不了几步就坚持不住了,嚷着叫着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米拉看到吉思这个样子,眉头皱得紧紧的。刚刚抢过银行,又杀了保安,不用说现在警察已经出动,布下了天罗地网。再这么磨蹭,等于把自己拱手送到警察手里。现在关键得离开这里,逃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可是,吉思这个样子,怎么逃啊?
  
  吉思似乎猜透了米拉的心思,说:“米拉,我们不能再这么走了,这样下去,谁也别想逃出警察的抓捕,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米拉点点头,说:“是啊,这里实在太危险,留在这里,结果就是束手就擒。可是,现在你这个样子,怎么才能逃走啊?”
  
  吉思想了一下,果断地说:“我现在这个样子,只能拖累你,两个人一起玩完。米拉,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你马上干掉我,你一个人逃走。”
  
  米拉怔了一下。其实这个念头刚才他也想过,但只是想想而已,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那么做的。倒不是下不了手,而是干掉吉思以后,他的尸体怎么办?如果让警察发现吉思的尸体,他自己岂不也暴露给警察了吗?再说,即使干掉吉思也得乘其不备时,可现在吉思却先提出来了,这更让米拉有些手足无措,乱了方寸。依吉思的一贯做法,这个狡猾的家伙这个时候提出这个问题,一定是有目的的,说不定就是在考验米拉,米拉不得不倍加小心,别打蛇不成反被蛇咬,吉思可不是个善茬。
  
  米拉摇摇头说:“不,干掉你,我下不了手。我们是患难兄弟,谁也离不开谁,就是死也要死到一块。”
  
  吉思“嘿嘿”一笑,说:“算了吧米拉,别装得跟天使似的。刚才你一定这样想过,因为我现在这个样子,只能牵连你,让你跟着我进监狱,你巴不得早点把我除掉,甩掉我这个没用的尾巴,把刚刚弄到手的钱一个人独享。”
  
  米拉瞪大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吉思接着说:“别那么看着我。我俩相互转换一下,我换作你,我也会那么想,还会这么做。你就别跟我假惺惺了,听你说那样的假话,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说着,吉思突然把手里的枪举了起来,米拉连忙也举起了枪,枪口相互对准对方。吉思哈哈大笑,随后把枪扔到一边,说:“放心好了,我不会对你开枪的。我这是扔枪,把枪扔得远远的,扔到一个我够不着的地方,目的就是让你放心我,让你知道我是真心的,我不会从背后向你打黑枪。再说,我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手里拿着枪,也根本无法正常使用,留着也没用,而且还会让你起疑心。”
  
  这下,米拉怦怦直跳的心一下子落到肚子里。看来干掉吉思是保全自己的唯一出路,不得不做,米拉心里打定了主意。
  
  米拉心里虽有了主意,但他还是没有急于动手,毕竟干掉吉思后的事没想清楚之前,是不能动手的。这时,吉思顿了一下,说:“其实,干掉我很容易,你只要手指头一动,我就完蛋了。再说我们已经杀了一个保安,杀一个人是杀,杀两个人也是杀,总归已经开了杀戒,这个道理你是明白的。况且我现在身负重伤,疼痛难忍,生不如死,早点死也早点解脱。不过对你而言,杀我容易,关键是杀我之后如何处理我的尸体,这可是个大问题,弄不好你还会因此而暴露。想必这个问题你已经想过,可能还没找到好的解决方案。我现在告诉你怎么办,你赶快去弄桶汽油来,附近有汽车,从车里弄汽油来。”
  
  这时,米拉已经明白了吉思的意思,杀完吉思后用汽油焚尸,让吉思的痕迹彻底消失,使警察查无头绪,吉思真是个老辣家伙。情况越来越危急,米拉为了自保已经顾不上别的,只能按吉思说的去做,到附近找车找油。不过找车之前,米拉不得不对吉思采取一些措施,绑住他的手脚,用臭袜子堵住他的嘴巴。米拉做这些时,嘴里念念有词:“吉思朋友,我迫不得已,不得不这么做,我得做到万无一失啊!至于别的我都是按你说的去做,我只是奉你之命行事而已。不过,你放心好了,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在最好的教堂为你祈祷,祝你的灵魂升上天堂。”
  
  米拉不敢多耽搁,忙着去找车找油。车很好找,遍地都是;可是,找到车后要从车里抽油有些难度。好在米拉是这方面的专家,尽管费了不少力气和时间,还是弄来了一大桶汽油。有了汽油,米拉掏出手枪,要对吉思下手了,这时吉思却不停地对他摇头眨眼,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米拉只得拔出塞在吉思嘴里的臭袜子,说:“时间不等人,有什么话你快说,我要动手了。”吉思连连吐了几口,说:“米拉,你小子也太他妈的不够意思!主意是我给你出的,办法是我替你想的,我都在替你打算,可是,你小子竟弄出一只臭不可闻的破袜子塞在我嘴里,我有洁癖,这东西我哪里受得了,难受死了!”
  
  米拉忍不住大笑起来:“吉思,你死到临头,还那么穷讲究!说吧,我结果你命的这一枪打在哪里好呢?”
  
  米拉举起枪,枪口对准吉思,食指扣住扳机,心平气和地慢慢使劲。米拉过去杀人无数,现在再杀一个吉思,简直跟儿戏似的,跟杀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眼看枪口就要喷出火舌时,吉思叫起来:“米拉,听我说,我有一个重要情况要向你说明,不然我死不瞑目。”
  
  米拉抬起枪头,不耐烦地催促:“快说吧,别耽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