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神奇的巫师魔盒

神奇的巫师魔盒

时间:2016-10-31 作者:未详 点击:次

  上世纪九十年代,英国海关破获了一桩珍稀野生动物皮毛走私案,被收缴的货物有象牙、豹皮等数十种,总价值达三百多万美元。
  
  从被抓获的犯罪分子口中得知,这些货物都是从西部非洲纳米比亚的一个叫乌力玛兹的巫师手里购得的。乌力玛兹神通广大,上神附体,会念咒语。特别是他有一个神奇魔盒,既能驱鬼避邪,又能诅咒他人恶魔缠身,直至死亡。为此乌力玛兹在当地名气非常大。乌力玛兹给人治病消灾,不收钱财,专要各种兽皮,故此每年都有大批珍稀野生动物被猎杀。
  
  这一奇闻通过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披露后,立即引起了美国异常现象科学研究学会(ASZAP)研究员乔治·凯拉的兴趣。他知道希腊神话潘多拉魔盒的故事,可那毕竟是神话传说。如今又出了个乌力玛兹的魔盒,这更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决定带上助手约翰逊前去探个究竟。
  
  几天后,二人终于来到了神奇的非洲纳米比亚。这里山川秀美,河流纵横,各种奇木异草比比皆是,是个天然的野生草木博物园。在向导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了乌力玛兹所在的小镇萨拉斯。为了不引起乌力玛兹的怀疑与警觉,乔治·凯拉对外宣称是来进行野生动植物科学考察研究的。他送了当地酋长布尔萨巴拉几件高级礼物,博得了酋长的欢心,表示愿意支持他工作。布尔酋长告诉他,乌力玛兹原是一名森林伐木工,后来加入了西非原始宗教——伏都教,学得一身巫术,获得了一个神奇魔盒,从此给人治病,也给人降灾,就连大部落的酋领都惧怕他三分。乌力玛兹巫师靠着这个神奇的魔盒发了横财,有着宫殿般的豪宅,妻妾成群,要想请他看病,必须备下他所喜欢的礼物,不然,他绝对是见死不救的……
  
  乔治·凯拉见如此说,更感惊奇。他问布尔酋长可曾见过乌力玛兹巫师的神奇魔盒?“见过,见过!镇上所有人都见过,这么大,圆的,上面雕有骇人的骷髅魔鬼……”布尔酋长比划着,继续做着介绍,“这里的人得病都差不多一个症状,神情发狂,乱跑乱叫,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直至死亡。”
  
  “噢?那……乌力玛兹是怎样给人治病的?”
  
  布尔酋长道:“不久前我曾得过这种病,至于怎么治的,当时神经癫狂,什么也不记得了……”
  
  乔治·凯拉又让布尔酋长找来几个曾患过病的人询问,结果所答都是一模一样。
  
  “他的神奇魔盒是个什么东西?”乔治·凯拉决心揭开这个谜。可是怎么揭开这个谜呢?他想了个办法,决定冒充病人前去探个究竟。他让布尔酋长相配合,送上一架全自动成像相机当见面礼,送到了乌力玛兹的府上。或许是看在酋长的面子上,也或许是看在这架照相机的面子上,乌力玛兹还是答应为这名外国人驱魔治病。
  
  乌力玛兹是个四十多岁的矮胖子,黑得落了太阳摸不着人,身上穿一件绣有雄狮头像的巫衣,看人总是恶狠狠的。他见“病人”大喊大叫,张牙舞爪,立刻让两个彪形大汉摁住乔治·凯拉,捆了手脚,将他架到一间黑屋中。乌力玛兹怀抱一个棕红色的盒子,凶凶的,先是恶狠狠地拧了乔治两把,又踢了他两脚,这才风车般围着乔治转了几圈,然后打开了手中的盒子,口中念念有词。乔治偷眼观瞧,只见巫师从盒中拿出一样东西,轻轻点燃,借着燃烧的火焰,乔治·凯拉看清了燃烧的东西像是几片树叶子,还飘出了一缕淡淡的香味儿。慢慢地,只觉得自己神清气爽,浑身有一种异样轻松的快感。
  
  这时,只见乌力玛兹巫师起身,重又恶狠狠地拧了乔治·凯拉两把。这家伙手劲儿实在太大了,乔治忍不住“哎哟”了一声。乌力玛兹哈哈大笑,打开房门,立刻有两个大汉进来给他松了绑绳。
  
  乔治·凯拉的“病”就这样被治好了。
  
  乔治·凯拉回到住处,反复回忆着被“治病驱邪”的整个过程。显然,“治病”的关键环节是他从魔盒中拿出的那几片树叶子般的燃烧物。那是个什么东西?缘何人闻到那种气味就会神清气爽,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快感?乔治·凯拉费劲地猜想,终不得其解。
  
  为了得到巫师魔盒中的东西,破解其神秘莫测之谜,乔治·凯拉费尽心机,设想了一个又一个方案。他曾想雇佣高手去偷盗乌力玛兹的神奇魔盒,然而乌力玛兹家戒备森严,谁能进得去乌宅?不行;花重金购买他盒中的燃烧物?也不行!他不缺钱财。再说那是他生财的命根子,肯定是不会泄露一丝天机的。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乔治·凯拉为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而苦恼着。正当乔治·凯拉无计可施的时候,镇上连续发生了多人被恶魔缠身的事情,弄得人心惶惶,不敢出门。
  
  这天,酋长布尔萨巴拉神情紧张地告诉乔治,不知什么人走漏了风声,说乌力玛兹巫师已知晓了他们二人来这里考察的真正目的,已打开了他那神奇的魔盒降下灾难,要驱走不受神灵欢迎的异邦人。布尔酋长劝他们还是快快离开,以免灾祸临头。陡然发生的这种变故是乔治·凯拉没有想到的。他不远万里而来,研究才刚刚开始,怎么好说走就走呢?再说镇上连续发生多人被恶魔缠身的事件,更激起了他欲破解其中奥秘的决心。凭着自己多年对超自然现象的研究,他断定其中必有某种人为的原因。可是布尔酋长一片好心,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乔治·凯拉想了个办法:自己对外不是宣称是来科学考察动植物的吗?那就做做样子走出去,麻痹一下乌力玛兹巫师,以便争取更多的时间研究他。
  
  乔治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布尔酋长,请他找个向导,带他们二人去原始森林科学考察。闻听乔治要进入原始森林,布尔酋长更是立刻表示了反对。他告诉乔治·凯拉,那片原始森林是个令人恐怖的死亡之地,人是万万不能进入的。里面魔怪横行,瘟疫弥天,十人踏入,就有九人难以生还,历来是人兽罕至的地方。布尔酋长的话更激起了乔治浓浓的探奇兴趣。自己是专事超自然现象研究的,有如此去处真乃天赐良机!他决心要去亲自感悟一下。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拿出300美金作为带路费,果然有个叫巴巴特的小伙子乐意前往。乔治·凯拉可不是个无谓牺牲的冒险主义者。他预想到了可能发生的种种事情,精心做了一番准备,这才背着沉重的行囊踏上了探险之路。
  
  两天后,一行人走进了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来到一片草木丰茂的地方,但见绿草茵茵、流水潺潺,明媚的阳光下一大片平坦开阔的原野展现在他们面前。地上遍开着鲜花,一束束、一丛丛,木槿树般灌木比比皆是,上面开着非常鲜艳的花儿。来到这样的去处,他们的心情都感到放松,也感到饥饿。他们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欣赏这些不知名的奇花异草。助手约翰逊毕竟年轻,体力恢复也快,他对近前灌木上的鲜花十分喜爱,便跑了过去掐下其中两朵放到鼻子上尽情地嗅着,还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儿。一会儿,只见约翰逊突然脸色苍白,“嗷”地一声怪叫,整个人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一圈圈狂奔嚎叫起来。
  
  “魔鬼附体!魔鬼附体!”向导巴巴特惊叫一声,吓得直往乔治身后藏。
  
  面对如此情况,乔治·凯拉也大吃一惊,说声:“快抓住他!”率先跑了过去。半晌,巴巴特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也随同追去,费了很大劲儿才将约翰逊抓住。但见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约翰逊两眼发直,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被摁住后狂呼乱叫,嘴巴不停地咬着,他见咬不着人,就不停地啃咬地上的青草。乔治·凯拉知他神经系统发生了障碍,急忙给他注射了一针镇静剂。慢慢地,约翰逊安静了下来。一会儿约翰逊渐渐恢复了常态,只是觉得头疼得厉害。
  
  突发这种事情是乔治·凯拉想不到的。他问约翰逊刚才怎么了?约翰逊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这更引起了乔治的惊奇。他几步来到刚才约翰逊闻花的地方,随手掐了两朵。但见花儿月季花般大小,红黄相间,十分鲜艳,还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儿。乔治一惊,这种香味儿似曾相识,哦,想起来了,那天在乌力玛兹家……正待乔治回忆思忖的时候,只觉得脑袋蓦然间像被人击了一下似的,顿觉脑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忍不住哀叫一声,随即身不由己地狂呼乱跑起来。
  
  两次发生同一惊心一幕,可把向导巴巴特吓坏了,拔腿就跑。约翰逊虽说头还疼,但已完全清醒了,说声:“快抓住他!”快步跑了过去,和向导一起,将乔治摁倒在地。乔治也是不停地嚎叫,四处乱咬乱啃。约翰逊迅速给老师注射了镇静剂。过了一会儿乔治·凯拉也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显然,导致二人发病的原因定与面前灌木上的鲜花有关!乔治问向导这花叫什么名字?巴巴特摇头不知。乔治·凯拉毕竟是个博学多才的科学家,他断定这些盛开的鲜花定有某种致人发病的物质,而绝非什么魔鬼缠身!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他用毛巾蘸了水,捂住口鼻,来到这丛灌木下仔细观看起花朵和叶子来,他采摘了许多鲜花和叶子,分别装入行囊中,决定带回去好好地研究研究它,说不定乌力玛兹巫师的神奇魔盒与此有关呢!
  
  不久,乔治·凯拉回到了美国,经过仔细化验研究,在美国一家权威杂志《探索》上公布了他的研究结果,神秘的乌力玛兹巫师魔盒之谜,终于被彻底揭开。原来,乔治·凯拉采摘回来的那种花中,含有一种叫古柯碱的有毒物质,人和动物只要闻上或接触到就会中毒,麻痹神经系统,从而发生癫狂。乌力玛兹曾是个森林伐木工,接触过这种灌木,知晓其奥秘,后来入教,披上宗教的外衣,借助巫术的力量骗人钱财。他的神奇魔盒中,其实就是装有这种灌木毒花的花粉!他要让人发病,只需趁人不备轻轻吹入或撒上一些花粉便可使人中毒。而他的“解药”,恰恰是这种花木的叶子!
  
  文章发表后,乔治·凯拉将文章寄给了布尔萨巴拉酋长和当地政府,即刻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神奇的乌力玛兹巫师的魔盒之谜,终于被现代科学击得粉碎!乌力玛兹再也不能靠他的“神奇魔盒”骗人钱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