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文学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阿P幽默 > 你刷我刷,洗唰唰

你刷我刷,洗唰唰

时间:2018-09-16 作者:未详 点击:次

  阿P好不容易把刷牛皮癣的劝服,来跟自己一起洗牛皮癣,负责的人却把阿P给辞了。咱可爱的阿P兄弟说:这业,失得值!
  
  阿P在外打了几年工,总算积攒了点钱,经人介绍,终于结婚了,妻子是本地人,叫梅兰。结婚不久,夫妻俩双双离开家乡,又到城里打工来了。可城里的活越来越难找了,半个月快到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在两人快要弹尽粮绝的时候,倒是梅兰先找到了工作,给一家复印社做打字员。梅兰在家乡小镇电脑房里学过打字,这工作也算“专业对口”了,不过每天要上大夜班,来了个日夜颠倒。阿P见梅兰因为熬夜眼圈发黑的样子,心疼死了,只恨自己无能。
  
  这天阿P又在街上像没头苍蝇似的乱撞,忽然听到有人粗声大气地朝他喊:“嗨,过来,过来!”他抬头一看,吓了一跳,是两个身穿制服的人在朝他招手。阿P进城之后最怕这种人了,他始终搞不清城里有多少穿制服的人,不过有一点他是知道的,就是穿制服的人最爱“制服”他这种人了。
  
  阿P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怯怯地走过去,只听其中一个制服问他:“你是不是进城找活干的?”
  
  阿P一听连忙说:“我可没干坏事……”
  
  制服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他说:“甭打岔,我是给你个活干干。喏,你瞧那边墙上,尽是些乌七八糟的小广告,这些‘牛皮癣’,都是你们这些民工给城市抹的黑!你的任务就是用白漆把小广告给刷干净。你干不干?想干的人可有的是……”
  
  阿P一听可喜坏了,点头如捣蒜一样:“干,当然干,什么时候上班?”
  
  制服一点头:“今天就上班,月工资600元,不过有一点得交代清楚:在我们负责的区域里,以后如果发现有一条小广告没刷掉,就要扣你五元钱。”
  
  阿P胸脯一挺,大声说:“我保证这块地方以后像大姑娘的脸一样干净!”
  
  说干就干,阿P当即跟着制服领了一桶白漆和一把刷子,精神抖擞地干了起来。这活也太简单了,不就是三下五除二地刷几下吗?这可比在工地上风吹日晒的弟兄们强多了。阿P干得带劲极了,一边刷一边还哼起了小调。
  
  晚上回到巴掌大的出租屋里,梅兰睡醒才起来,一听说阿P找了个这么轻松的活儿,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似乎不相信天上竟会掉下这么大的馅饼,末了一边出门上班一边撂下一句话:“既然找到活了,那就好好干呗,但愿咱俩都能干得长久些。”
  
  第二天,当阿P快活地拎着小漆桶再次来到昨天刷过的地方,顿时傻眼了:一夜之间,那些小广告就像淋了春雨的小草似的,又开满了角角落落,并且似乎有越开越茂盛的意思。阿P吓得心怦怦乱跳,这要是让制服看见可就倒大霉了,赶紧二话不说上前就刷,一边刷一边在心里破口大骂夜里喷小广告的人。
  
  时间在阿P左刷右刷中一天天过去了,阿P是天天刷,那小广告是天天玩魔术般地冒出来。一晃一个月到了,阿P兴冲冲地来到制服的办公室领工资,只见制服斜着眼扔过薄薄的几张大钞,阿P一数只有3张,才300元?就瞪着眼看着制服,制服冷冷地说:“我们天天在作抽查哩,这个月一共发现了61个没刷掉的小广告,理应扣掉305元,看在你做事还算踏实的分上,就扣300元算了。”
  
  阿P无话可说,回到小屋里天色已晚,梅兰不用说又上班了。阿P一头倒在床上越想越憋气,已跟梅兰吹下大牛了,现在才挣到这么点钱,房租一交就只剩两包洗衣粉钱了,自己这男子汉不是凭空矮了半截吗?他越想越不服气,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红着眼睛大叫:“喷小广告的家伙,赔我钱来!”
  
  阿P再也不睡觉了,趁着夜色来到白天刷小广告的那些街道上。刷了这么些天,他对哪些地方最常被喷上小广告可清楚了,当下找了一个粗大的电线杆子猫下身来,他要来个守株待兔。
  
  等着等着,阿P的两只眼睛打起了架,像涂了胶水似地睁不开来,就在他拼命地跟自己较劲时,忽然听到有“唰唰”的声音,他一个激灵,睁眼一看,嗨,“兔子”来了!
  
  只见前面灯光昏暗处,有一个人正举着一个像灭蚊灵一样的罐子往墙上喷,那动作娴熟极了,一眨眼的工夫,雪白的墙上就出现了一行字。阿P使劲一瞧,那不正是“办证139……”什么的吗?我可等到你了!
  
  阿P强捺着狂跳的心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等走到那人身后时,伸手用力一拍那人的肩膀,同时得意地大喝一声:“我说哥们,现出原形吧!”
  
  那人正在偷偷摸摸地干活,原本就是提心吊胆的,经阿P这么一拍一叫,还不吓得魂都没了,只见他“啊”的一声尖叫,本能地转过脸来,手上还按着喷漆的按钮,只听“唰”的一声,一股黑漆正好喷到了阿P的脸上!
  
  阿P大怒,什么也顾不得了,拔拳就打。忽听那人尖声大叫起来:“是我,阿P!”
  
  天哪,面前的人竟是自个老婆,梅兰!
  
  阿P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原来你上的是这么个大夜班啊?原来你打的是这么个字啊?”
  
  梅兰的脸涨得通红,嘴撇了又撇都快要哭了,说:“你让我怎么办?你以为我愿意上这个倒霉的班吗?两个人背井离乡地出来打工,总不能再光溜溜地回去吧?”
  
  阿P喘了半天粗气,又挠了半天头,说:“你喷小广告也就罢了,可为什么我刚刷干净了你又喷啊?你知道吗,就因为我总也刷不干净,已被制服们扣去300元钱了。”
  
  梅兰一听更是委屈得哭了,说:“可你知道吗,同你恰好相反,我的老板跟我是按没被刷掉的小广告算工资的,如果哪一天他上街检查,发现所有的小广告全被刷干净了,那我一整夜的辛苦就算白费了。”
  
  阿P一听大脑里就像灌进了一盆浆糊,左算右算也算不清爽这笔账了,到最后终于拿定了主意,说:“不管怎么说,你总不能挣这昧着良心的钱吧?雪白的墙上喷得脏兮兮的,多可惜!要不,你不干这个了,就跟我专门刷小广告吧,这样一来,少了个喷小广告的,多了个刷小广告的,我俩不是都有高工资拿了吗?”
  
  梅兰一听眼就亮了,一下子扔了罐子,一把抱住阿P的头说:“好个阿P,真有你的!”说着“吧”地亲了阿P一口。两人过着这么晨昏颠倒的生活,已经好长时间没亲热了,阿P立马耳热心颤起来,可还没等他动作,忽见梅兰指着他尖叫起来:“死阿P……你害死我啦!”阿P一看,竟见梅兰亲了一嘴的黑!原来黑夜里梅兰忘了阿P脸上刚才被她喷了一脸的黑漆。阿P再也忍不住开心地大笑起来,自从进城以来好久没有这么纵情地大笑了。
  
  过了几天阿P见街上再也没有小广告露头了,便和梅兰手拉手来到制服的办公室,阿P掏出一包好烟,这是他为给梅兰求情找这份工作狠狠心投的资。谁知还没等他涎着脸开口,制服先开口了:“我说阿P,这段时间街面上清洁了不少,估计那些喷小广告的人干不下去离开我们这儿了,所以你的工作也算完成了,你把工资结一下吧,这回一分不扣你的。”
  
  阿P一听就呆了,说:“你的意思是说……”
  
  制服不耐烦地把手一挥,说:“我的意思不是很清楚嘛,我这儿用不着你了,你再去找另外的工作吧!”
  
  两人一听脸就哭丧下来了,梅兰眼泪都要出来了,嘟嘟哝哝地说:“这下好,听了你这死阿P的话,两个人都没活干了,真是兔子死光了,猎狗也该杀了,要不,我再做兔子去?不不不,我再喷小广告去?一个人上班就是两个人上班啊……”
  
  阿P脑袋瓜子一转,马上大笑起来,豪气冲天地说:“说什么呢?咱虽失业了,可街面上不是清爽许多了嘛,以后还有谁再说咱民工专会给城市抹黑了?这业失得值!再说了,咱这么大的两个活人还能被尿憋死?现在,夫人,为了庆祝我拿到全额工资,咱这就下趟馆子,你可别给我省钱,咱吃它两大碗肉丝面去!”